《寵妾作死日!返诹倭闼恼聲e意及《寵妾作死日!纷钚抡鹿澰诰閱讀
八仙小說網
八仙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仙小說網 > 架空小說 > 寵妾作死日常  作者:月下微塵 書號:49741  時間:2020/4/22  字數:20623 
上一章   第六百零四章 會錯意    下一章 ( 沒有了 )
  等到胤禛他們回到莊子時,心情大致上都已經恢復了,心中不管是怨憤還是不甘又或者是復雜,此刻也歸于了平靜。

  胤禛既然成了皇帝,亦選擇放過他們,那么他就不可能再拿這事繼續做文章。當然,若是他們自尋死路的話,胤禛肯定不會再給他們機會,即便是圈也不行。

  婉兮不知道這其中的變故,只是問了一下康熙的病情,得知康熙病情好轉,她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氣。胤禟他們的計劃她雖然知道的不多,卻也明白這個時候若是遇上國喪,他們怕是疲于應付。

  別看康熙病重,胤禛這個皇帝還在他們這個莊子,可是這宮里該選的秀一樣在選,該辦的事也依舊在辦,并沒有因此而有任何的改變。

  婉兮對于這次選秀其實沒有任何的想法,若非是為了兒子,她怕是根本就不會關注,畢竟她的女兒不用選秀,而她兄長的女兒早就嫁了,剩下的那些同族的秀女跟她著實沒有太大的關系。即便有人求上門來,她也僅僅只是在能力范圍內幫著掌掌眼,其他的恕無能為力。

  按說弘旻他們娶親,有胤禟幫著遞話,事情應該是很好辦,可惜中途偏偏就有人會錯意的。

  沒錯。胤禟打探出胤禛無心選妃,便將婉兮的意思傳達了一下。胤禛倒也爽快,直接就應了?申P鍵是胤禛在代這件事的時候,并沒有說明白,只是讓蘇培盛將名單送了過去,包括婉兮給弘暉選的。

  皇后原本就對選秀這件事有些抵觸,她年紀輕輕的尚無子嗣,自然是不希望有新人進宮同她爭寵。但是這選秀的事情從來都不是她說不就能推掉的,所以即便心里不舒服,皇后也打起精神來,想著提前了解情況后,再做打算。不想,她還什么都沒做,胤禛就讓人把名單給送來了。

  這操作也沒誰了!

  若是婉兮當時在,她肯定要解釋一番,可惜她當時不在,以至于皇后下意識地就認為這送來的幾個名單里的秀女就是胤禛內定的妃嬪。頓時,她內心所有負面情緒都沖著這幾個秀女去了。

  當然,依著皇后的心計城府,肯定不會直接動手,畢竟這宮里對于她們這些新進嬪妃而言,根基都一般,即便她是皇后,也沒這些人厲害到哪里去,至多就是她掌著后宮的大權,行事比這些人來得更為方便一些。

  若不是婉兮提早讓人盯著這幾個秀女,指不定她還沒看到想看的答案,這幾個稚的小丫頭就讓皇后給毀了。

  胤禟不比胤禛,但凡有婉兮在,他的目光一定是放在婉兮身上的,所以婉兮的情緒他都是最早能感受到的。眼見胤禛走了進去,他不由得慢下腳步,等她走到身邊后,低聲問道:“發生什么事了?”

  婉兮見胤禟問起,松了一口氣的同時,便將自己才得到的消息一一說給他聽,隨后更是一臉莫名地道:“皇后是不是覺得妾身呈上的方子不對,這才趁著選秀敲打妾身?”

  皇后此舉太過突兀,卻由不得婉兮不多想,畢竟這些秀女的歸屬對皇后并沒有什么影響。

  胤禟聽了婉兮的話,臉上閃過一絲不悅,大掌握著她的柔荑,輕捏兩下道:“放心吧!這事交給爺,等送四哥回宮時,爺順便打聽打聽,晚上回來就知道結果了!

  婉兮點了點頭,并沒有因為這事而繼續糾結,說穿了,她這人有的時候其實也有些涼薄。別看她是真看中了這幾個秀女,兒子們也滿意,可一天沒嫁進來,她一天不會把人當數,畢竟這世上意外太多,沒必要在事沒成時就上趕著獻殷勤。

  “爺放在心上就好,畢竟四哥難得代一回,弘旻他們也是真到了該娶的時候,所以這事爺還是得多花些心思!蓖褓庋矍浦鴥扇嗽谕饷娴臅r間長了,提醒兩句,也就不再這事上打轉了。

  胤禟自然不可能一直放任著胤禛不管,所以他沖著婉兮點了點頭,隨后便舉步往里走去。沒人知道兄弟倆在書房里談了些什么,只知道等他們出來的時候,胤禟陪著胤禛一起回了京。

  宮里,選秀依舊在進行中,各個秀女表面和諧,心里卻卯足了勁兒想著如何穎而出。不是所有人都想過平靜的生活的,大部分的人其實都想要過更好的生活。能進來參加選秀的,大部分都抱著一飛沖天的想法,何況胤禛現在正值壯年,即便有后有妃,卻也擋不住這些秀女本身或者說身后的野心。

  胤禛顯然也沒有想到皇后會當面一套背面一套敷衍自己,就算是胤禛納妃,那也容不得皇后動這種心思和手腳,何況這幾個秀女還是胤禛準備給子侄安排的人選。

  天子之怒,伏尸百萬。即便這件事情并不算大事,但是終究還是掃了胤禛的臉面,更別說這件事涉及的人恰恰都是胤禛看重的,如此,他怎么可能不在乎,又怎么可能不生氣。

  胤禟在一旁,將胤禛的神情一一納入眼底,卻一句也沒勸。在他看來,皇后的確需要教訓,不管是這次還是上次,又或者是有心還是無意,這對胤禟而言并不是問題,胤禟真正在乎的是她不該對婉兮動手,僅僅只是威脅也不行!

  之前礙著胤禛,礙著手頭上的事情太多,胤禟一直都沒騰出手來,現在她自個撞上來了,他自然不會再跟她客氣。

  皇后也沒有想到自己這點小心思會被戳穿,更讓她覺得不能接受的是她完全會錯了意。好在她還沒有用殺招,不然這秀女真的被她給死了,現在站在她面前的胤禛怕是也要死她吧!

  “皇上,臣妾只是一時糊涂,還請…”皇后看著周身繚繞著冰冷氣息的胤禛,身子不由得抖了抖,聲音里更帶著一絲顫音。

  “皇后,朕自認對你夠容忍,但是你卻讓朕一再失望。既然你連朕代的這點小事都辦不成,那這后宮諸事就不由皇后心了!必范G明顯不想多說,更不想聽她解釋,所以不等她說完,他便直接打斷她的話,甚至直接決定了她的命運。

  皇后被胤禛的話給震驚了,當胤禛開口時,她已然預料到他會生氣,卻沒有想到他會這般生氣,甚至直接收了她的宮權“皇上,皇上,請您聽臣妾解釋啊,皇上——”

  胤禛頭也沒回地走了,他對皇后其實還算不錯,除了沒給她一個孩子,其他方面胤禛還算寬容,就算當初皇后以勢人地找過婉兮的麻煩?赏褓鉀]鬧,他自然也沒有追究。但是這一次,皇后的舉動讓他頗有種下不了臺面的即視感,更甚至讓他產生了一種恃寵而驕的厭惡感。

  他最討厭的不是擅用心機的人,而是恃寵而驕的人,所以這一次皇后是自作聰明,也是自作自受。

  胤禟雖然沒有跟著胤禛去坤寧宮,卻暗自等著消息傳來。不過,等到他看到胤禛這么快回來時,便知道身心俱疲的胤禛已然沒有那么多的耐心處理這后宮諸事。當然,他一個臣弟就更不可能在這個時候指手劃腳了,所以他依言勸了兩句,隨后便轉了話題。

  對于他們而言,除非是放在心尖上的女人,其他的并不值得他們多花心思,說穿了就是銀貨兩訖,誰也不欠誰的。畢竟這宮里的女人也并不是都被勉強的,大多數其實都是自愿的,而且還是有野心的,否則,這偌大的皇宮怎么就一直不消停呢!

  “老九,皇阿瑪這身子時好時壞,誰也不能保證能撐多久,所以咱們的計劃得提前了!必范G到底是言于律己的皇帝,他雖然*后恃寵而驕,鬧出這等笑話,可處置過后,也就拋之腦后了,畢竟眼下真正重要的不是怎么處置皇后,而是抓緊時間讓一切塵埃落定。

  “四哥放心,此事臣弟會加快速度的!必范K點了點頭,認真道。

  這一切已然不是胤禛一個人的事,他們也是付出良多,若就這樣讓一切付之東,別說胤禛,就是胤禟也接受無能。

  兄弟二人在養心殿里一直呆到晚膳時分,胤禟雖然有心想回去,無奈眼下著實離不開,所以等到他們商議完畢,宮里都已經下鑰了。胤禛很是干脆地留胤禟在宮里住了一晚,而很多人也從這一點上見識了胤禟在胤禛心中的地位。

  胤禟卻不管這些,他對于胤禛有感情有算計亦有依靠,總得來說感覺很復雜但又十分地真實,而且他心里也分得開,所以并不會為此而陷入糾結。相反地他在乎的只是婉兮的委屈,明明說好安安心心地陪她幾天的,卻不想才第一天,不僅他走了,還連幾個子侄都一并帶走了。

  也罷,有些事情不解決完,他們就一直不能安心,與其一直這樣掛著,還不如一次解決。

  次一早,胤禟出宮之后便直接去了莊子,同婉兮談過之后,兩人也沒繼續耽擱,而是收拾收拾直接回府了。

  隨后胤禟便開啟了早出晚歸的模式,婉兮將一切看在眼里,卻一句話都沒有說,因為她心里比誰都清楚,他們平靜詳和的生活都是需要付出的,而胤禟如此辛勞就是為了他們能過上好日子。

  等到選秀的結果出來時,婉兮并沒有太過驚訝,結果大致上同她想得一樣,唯有皇后被奪權,讓四妃攜理這一事才是真正讓她驚訝的。不過驚訝歸驚訝,結果對她而言卻是有不少好處的。

  前世番外(一)

  新帝登基,不管宮里宮外都嚴陣以待,那些站隊站對的或者站隊站錯的,現在都沒有功夫去管結果。前者一心琢磨著自己能憑著這從龍之功獲得什么樣的位置,而后者則得想方設法地挽回敗局,給自己和家人爭取這一線生機。

  胤禟算是站隊站錯的,他歷來驕傲,輕易不向人低頭,否則也不會因為小時候的一點誤會和胤禛對著干那么多年,F在他們之間的關系可以說已然走到了一個死胡同里,再無半點緩和的機會。胤禟可以不服,但是胤禛卻不能不忍,可以說目前的局面不容他動手。

  “八哥,這遺詔到底是真是假?爺無論如何都不相信皇阿瑪會在最后關頭改了主意!必范K對于現在的局面是真的不能接受,他看著眼前一臉沉默的胤禩,一臉的不敢置信。

  康熙末年,可以說康熙最寵愛最親近的兒子不是別人,正是胤禎,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也不管康熙內心有什么用意,若非康熙對胤禎的種種寵愛都擺在面前,他們這些人怎么可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老十四這個黃口小兒身上。

  一旁的胤禩看著神情有些暴躁的胤禩,臉上的表情也顯得不怎么好看。如今,木已成舟,他們就算有再多的質疑,也不得不承認坐在那個位置上的人已經是愛新覺羅·胤禛了!

  “老九!事已至此,你就是把天說破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只能說四哥好手段,暗地里做好了一切準備,咱們就算不服也不得動彈,唯一的辦法大概就是想法讓他不能動咱們,而不是沖動之下被扣個謀反的帽子!”胤禩臉上的神情也有些難看,顯然這個結果也是他沒有想到的。

  胤禟對胤禩這種馬后炮的行為明顯是不屑一顧的,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認,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們早已別無選擇。眼瞧著老十撤離他們的隊伍,縮著腦袋過自己的小日子,胤禟心中卻不氣,相反地暗自松了一口氣。他其實也是擔心的,他自己可以不要命,卻從來沒有想過拉著胤俄一起去死。之前的種種都讓他以為跟著胤禩才有出路,卻不想埋頭苦干的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康熙的心意。

  “咱們就算什么都不做,就憑著往日的恩怨,就算不被扣上一頂謀反的帽子,下場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八哥,這一次,咱們要做就做徹底,別再瞻前顧后地丟了機會再后悔當初沒有好好把握!必范K說這話時,表情有些難看,明顯是對胤禩之前的一些舉動在表示不。

  胤禩見他的話說得明白且有些難聽,也不生氣。他歷來看重利益,只要對自己有利,該做的他依舊會做,不該做的他還是會做,只是這種事情他就不便告訴他了。

  沒有從胤禩嘴里得到一個明確的回答,胤禟的臉色不由得更加難看了。這么多年以來,他付出多少卻一直換不到真心,若不是退無可退,他又何至于走到今天這一步。眼瞧著都到了這個時候了,胤禩還守著自己的那點小心思不放手,他心里覺得失望的同時,難免會產生一絲退意。

  “算了,忙了這么些天,爺也累了,先回府休息了,至于其他的事情等兩天再商量吧!”說罷,胤禟也不等胤禩開口,便徑自出了書房,往府外走去。

  九阿哥府里,婉兮站在小廚房里,親自燉著滋補的參湯。往常這些事情都是交給聽雪她們來做的,不過這些天因著先帝駕崩、新君繼位的事,府里府外忙成一團。好不容易國喪結束,她這個沒資格進宮哭喪的人別的做不了,關心一下好幾天不曾回府的胤禟還是有需要的。

  婉兮子柔和,從不與人爭鋒,一心只想守在自己的院子里過自己的小日子。胤禟對她甚是寵愛,別的院子里沒有小廚房,她這里卻有,單這一點不難看出她在胤禟的心里是占了些許地位的。

  “姑娘,差不多了,可以出鍋了!”聽雪站在一旁,眼瞧著時辰差不多了,忙開口提醒一句。

  婉兮聞言,伸手抓起一旁的錦布,輕輕地將里面的湯盅給端了出來,放到一旁,鼻間聞著參湯散發出來的香味,嘴角不由得揚起一抹足的笑意來。

  她只是一個以夫為天的小女人,沒什么大志向,只想害著爺和孩子過自己的小日子,即便她不是唯一也一樣。

  “聽竹,派人去打聽一下,爺可有回府?”婉兮看著一旁的湯盅,心里琢磨著若是胤禟還沒有回府的話或者去了其他姐妹的院子,她便將這湯溫起來,等他來了,也能立馬端過去喝。

  “是,奴婢這就去!甭犞袂浦褓饽瞧诖谋砬,忙不迭地轉身往外跑去。

  婉兮的身份的確不高,從進府至今也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侍妾,即便生了一子兩女,也沒有任何的改變。但是就胤禟對她的寵愛就少有人敢在明面上為難于她或者衡蕪苑里的人。如此,聽竹她們打聽消息,歷來都還長順暢,不過這一次還不待聽竹去打聽,半路就瞧見胤禟帶著林初九往這邊走來。聽竹見狀,也顧不得其他,拔腿就往回路。

  “姑…姑…姑娘,主子爺往這邊來了!”聽竹氣吁吁地跑回來,深好幾口氣,這才算是把話給說明白了。

  婉兮聞言,小臉上頓時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整個人好似悄然綻放的花兒,美得讓人眩目。婉兮伸手攏了攏發髻,轉頭對一旁的聽蘭吩咐道:“快快,準備一下,爺馬上就來了!

  衡蕪苑里突地一陣忙碌,等到胤禟過來的時候,看著忙忙碌碌的眾人,也僅僅只是挑了挑眉。在他眼里,婉兮是除了他母妃最讓他覺得舒服和放松的女人,他喜歡她的溫柔和順從,所以大多時候他都喜歡呆在她的衡蕪苑里。今天也一樣,他心情不好,頭一個想到的不是福晉董鄂氏,而是她完顏·婉兮。

  婉兮見著胤禟過來的時候,不由得沖著他柔柔一笑,然后帶著一干丫鬟上前請安“婢妾(奴婢)給爺(主子爺)請安!”

  “都起來吧!”胤禟上前兩步,伸手扶起婉兮,隨后沖著林初九他們擺了擺手,拉著婉兮進了內室。林初九見狀,很有眼色地將一干人等給疏散了,只留了聽竹她們兩個大丫鬟同自己一起守在屋外。

  進了內室,胤禟剛坐下,便見婉兮松開自己的手往另一邊走去,隨后提來一個食盒。雖然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卻不妨礙他的心情一片大好。想起婉兮對他的種種關心,累了好幾天的他突然覺得心里暖暖的。

  他費盡心思想給自己的女人和兒女一個好的生活,但是真正能理解他的人卻不多。好在他身邊還有一個她,即便膽小懦弱,卻是真真正正將一顆心都用在他身上的。這后院之中,那么多的妾,不涉及爭寵,有誰會注意到他身體的不適或者心情的好壞?也只有眼前這個傻女人,一心一意只為他。想到此處,他不由得輕嘆了一口氣,也許他是時候該做一下安排了,既然得不到想要的,那至少他得想辦法保住這府里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人。

  “爺,婢妾剛燉好的參湯,你用一些再休息,這樣容易養好精神!蓖褓鈱讯肆顺鰜矸诺截范K手邊,輕聲勸道。

  “正好,爺這幾天都沒怎么用膳,之前去了一趟八哥府里,原本是打算用些膳食的,最后只顧著談事,倒是忘了這事,現在你這么一說,爺倒是真餓了!”胤禟臉上揚著一絲溫柔的笑意,這與他平狠尖酸的模樣判若兩人。

  婉兮聞言,心里一陣著急,抬腳就往外走幾步,揚高了聲音吩咐門外的聽竹她們,讓她們準備一些簡單又好克化的膳食來。等吩咐完再回身,對上胤禟似笑非笑的眼眸,她不由得一陣臉紅“婢妾身份低微又沒什么本事,能為爺做的也就這點事!”

  胤禟一聽她這話,心中憐愛更甚,伸手的瞬間將她拉到自己懷里,任由她坐在自己腿上,他的下巴輕靠著她纖細的肩膀,鼻間繚繞著她身上那讓人覺得放松的體香,整個人放松不少,一掃回府之前的暴躁。

  “能做這些事就夠了,爺在乎的是你的心意!必范K輕笑兩聲,大掌摟著她纖細的肢,語氣曖昧地道。

  婉兮對于胤禟這促狹的行為早就習慣了,以往他也常常捉弄于她,她雖然有些免疫了,可有的時候還是難免會因為他的舉動和話語而臉紅。好在聽竹她們很快就來了,等到膳食送進來,婉兮便開始為他張羅侍候他用膳。

  胤禟也是真的餓了,這些天不管是因為皇阿瑪駕崩,還是因為胤禛的突然上位,都讓他情緒急躁,整個人一直處于一種暴躁急切的狀態,F在木已成舟,也管不得他接不接受了,如此情緒一松懈下來,不管是累還是餓,反正身體都在發出抗議聲。

  此時能好好地喝上一碗湯,吃上一碗飯,對他來說也算是一種慰藉。

  “爺先喝點湯!蓖褓庖娝桓辈恢缽暮翁幭率值臉幼,不由得將參湯往他手中一送。

  “好,爺先喝湯!必范K見她將湯送到手邊,不由地點了點頭。

  待他喝下參湯時,整個人不由得從心里涌出一股熱,使得原本有些僵硬的身子瞬間變得暖和了起來。

  兩人的視線相撞,婉兮沖著他柔柔一笑,低下頭的瞬間拿著筷子幫著他布菜。其實她是真的很想幫他分擔點什么,可惜她不只是能力有限,就連身份也很是低微,能做的就只是這些了。

  胤禟不知道婉兮心中的想法,用過膳食,填肚子,他雖然沒心思胡鬧,卻喜歡她呆在自己身邊的感覺。

  前世番外(二)

  胤禟伸手將婉兮摟在臂彎里,兩人靜靜地躺在一起。胤禟不說話,婉兮也不吱聲,只是低著頭狀似無所事事,可是眼神卻不時地偷偷打量于他。

  “爺近來忙碌非常,可得多注意自個的身子?”婉兮輕聲呢喃一句,語氣里是關懷。

  胤禟回過神,把玩著她小手的大掌頓了一下,低聲道:“前朝諸事繁多,時局不穩,爺怕是不會再像以前一樣經常到后院里來,你自個多用些事,別事事都忍著,有事便讓聽竹她們給前院送個信,至于爺的身子,爺心里有數!

  “爺有大事要忙,婢妾自是不敢給爺添麻煩,再者福晉她們對婢妾不錯,爺不必記掛婢妾!蓖褓獗砬槲⒄,身子微僵,她能感覺到福晉以及后院那些侍妾的敵意,可她自認做得夠好了,不知道為什么她們就是不滿意?

  胤禟接下來的日子若是少來這后院,福晉她們怕是又要使些手段了。她受些委屈沒什么?可她的三個兒女以及聽竹他們又該怎么辦?

  胤禟瞧著柔柔弱弱的婉兮,大掌輕捏她的臉頰,整個人輕笑道:“若是想讓爺不記掛,你可記得要好好照顧好自己,等著爺處理完事情回來!”

  最后這一句話,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當天晚上,胤禟便直接宿在了婉兮這邊,后院上至福晉董鄂氏,下至兆佳氏等侍妾,得到消息后都忍不住氣得直咬牙。胤禟隔了這么多天才進后院,不選福晉董鄂氏,也不選自己的新寵,偏偏就選了她完顏氏,這讓她們如休不恨!

  等到胤禟再次投到繁忙的事務當中去后,一開始包括董鄂氏在內,后院的女人都不敢輕易伸手,只是小打小鬧地給婉兮找點麻煩,可逐漸地她們也感覺到外面的局勢變了,胤禟變得異常的忙碌。別說到后院了,就是府里胤禟回來的次數也越來越少,即便因來,呆得時間也不長,這一下子便助長了這些人的氣焰。

  若說之前她們怕胤禟中途回來算帳的話,那么現在她們只怕自己動作不夠快,不能將完顏氏這個大敵給消滅。婉兮原本就不是什么爭強斗狠之人,這么多年以來,她事事遷讓后院里的女人們,卻不想等到胤禟忙起來,這些人便完全沒了顧忌,在董鄂氏的縱容下,投毒、誣陷、陷害等等各種胡攪蠻的手段一一上演。

  不管有用無用,反正她們是不可能讓她有息的機會的。一開始婉兮只以為她們找茬打,之后才發現她們要得從來都不只是這些,她們想要的是從來都只是她的命。

  明明這后院新寵舊愛都不只她一個,但是真正倒霉的似乎就只有她一個。即便胤禟對她的確不錯,可架不住福晉的推波助瀾。她有心想找胤禟求救,不過福晉早就防著她這一點,一時間她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然后被整個后宮的妾推到了對立面。婉兮原本堅韌隱忍的子也逐漸被這些人消磨殆盡,等到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地出事,她才發現隱忍退讓都是錯!

  當婉兮絕美的面容上瞪著一雙是恨意的眼睛直地躺在地上時,那些著她去死的人也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快意。有幾個膽小的直接暈了過去,更有甚者直接尖叫地沖了出去。

  帶頭的兆佳氏也被這一幕嚇了一跳,對上婉兮那是恨意的雙眼和慘狀,她心底也不由地涌現出一絲絲不明不白的恐懼。整個人莫名地打起顫來,就好似婉兮臨終說得那些話遲早會實現一般!

  “還愣著做什么?快點收拾,制造成意外,不然讓爺察覺到了,你們以為自己能得了身!闭准咽戏鲋砼缘难诀,開口的瞬間,聲音都在抖,說出的話透著些許尖銳,再沒有往日的展現在眾人面前的溫柔。

  董鄂氏收到消息的時候,整個人笑得癲狂,她就是要這些了爺的眼,了爺的心的狐貍,一個一個的都沒有好下場。她完顏氏雖然聽話,卻占了爺的心,這叫她如何容是下去!

  原本依著董鄂氏的意思,是想直接一口薄棺將婉兮給處理了,誰知這人還沒送出去,就讓匆忙趕回來的胤禟堵了個正著。

  婉兮的死訊傳到胤禟耳朵里時,正是胤禟陪著胤禩同胤禛爭論的時候,按說這種時候,不管輸贏對他都沒有太大的觸動,畢竟胤禛對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有,也不是現在才這樣,沒什么接受不來的。但是當他聽到婉兮的死時,才出養心殿的他便吐了一口血。

  一旁的胤禩看著吐血的胤禟也被嚇了一跳,他絕對沒有想到胤禟會有這么大的反應,心里頓時一陣感動。畢竟胤禟對他的幫助已然到了傾其所有的地步,他心里明白卻不想拒絕!

  他伸手扶著胤禟的胳膊,一臉的擔心“九弟,何必如此?這些事情咱們慢慢周旋就是!

  胤禟卻好似好沒有聽到一般,忽然使了全身的力氣推開他,猛地往前沖去。

  “九弟!”胤禩看著突地跑遠的胤禟,下意識地想追,卻不想身后的蘇培盛突地了出來,說是皇上有請,沒辦法,他只得打轉又回了養心殿。

  胤禟一路急趕慢趕地往回趕,等他回到府里,撞上的就是她的棺材。抬眼看去,那樣的棺材只有下人才會用,她怎么可能用這些東西?

  “都給爺送回去!”抬著棺材的幾個奴才個個腿腳發軟,望著盛怒的胤禟,他們根本就不敢松手。

  胤禟根本就不理會他們,率先往前走,不過幾步,收到消息的董鄂氏等人就了上來,個個一通哭訴,都說是她們的錯,是她們沒能照顧好婉兮。

  董鄂氏拿帕子沾了沾眼色,臉上擺著一臉自責又哀傷的表情,對著胤禟道:“爺,都是妾身的不是,完顏妹妹病了這么久,妾身卻一點都不知情,直到妹妹出事才得知消息,還請爺恕罪!

  她的話音剛落,胤禟便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董鄂氏心中一喜,眼色的目光不由地掃了一旁不遠處的兆佳氏一眼。

  兆佳氏見狀,上前兩步,沖著胤禟行了一禮,柔聲道:“爺,完顏妹妹既然已經去了,爺就讓她走得安心些吧!之前妾身去探望完顏妹妹時,她還叮囑婢妾等人,不讓爺看她死后的模樣,說是怕壞了她在爺心中的形象,婢妾等人憐惜完顏妹妹早早地去了,便想著順了她的心意,早點下葬!

  董鄂氏看著胤禟越顯平靜的面容,心里不由得涌現出一絲喜氣,眼里更是飛快地閃過一絲得意,她就知道爺不會為了一個下的侍妾打她的臉。這不,只是一個借口,事情不就遮掩過去了么?她完顏氏就是再不甘,她還能再爬起來喊冤么?

  僵著身子著在一旁的胤禟,冷冷地掃了董鄂氏和兆佳氏一眼,冷聲喝道:“順了她的心意,早點下葬,這說法倒是新鮮,但是爺不接受!”

  胤禟的話音一落,原先還想著上前表現一番的侍妾們立馬噤聲,一個個心驚膽顫的,就怕自己做得那些事情會讓胤禟查出來,頓時站在董鄂氏身后的她們立馬縮了縮身子,給胤禟讓出一條道來。

  董鄂氏和兆佳氏僵著一張臉,兩人眼里都帶著一絲驚惶。雖然胤禟沒說要怎么處理這件事,但是她們真實地從胤禟身上感受到了一絲殺意!看樣子這事怕是不能這么簡單就揭過,不過就胤禟對婉兮的這份在乎,她們心里都覺得能盡早除掉她,是個再正確不過的決定了。

  思懿居里,胤禟坐在大廳里,目光看著擺在面前的棺材,神情莫名復雜,有一種來不及辨別心底真實感受的感覺,那種難受的情緒,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該怎么抒發。

  此時的思懿居冷清的可以,昔日那些熟悉的面容都消失了,屋里到處都彌漫著一股子焚香的氣味,有些刺鼻,他卻無心去挑剔這些。目光緊緊地盯著這簡陋的可以的棺材,他開始想象她遭遇過一切。

  到底是什么樣的處境才讓她不能向自己求救?至于那些人嘴里所說的病逝的理由,他一個字都不相信。

  府里的妾,隔兩天便會有府醫幫著診脈,有什么情況都會及時診治,除非有人從中做梗,不然病逝什么都是害人之后拿出來的借口。

  “開棺!”沉寂許久的胤禟突然揮了揮手,身后的林初九立刻讓幾個小廝動起手來。

  ‘噠!’的一聲,棺木被打開的聲音瞬間響起,在這顯得空空如己的大廳里,聲音顯得尤為清晰。當棺材蓋被打開后,胤禟這才算是見到里面躺著的人。

  婉兮的雙手叉放在小腹上,臉色蒼白如紙,甚至泛著一絲青色。她的表情顯得有猙獰,雙眼似乎閉不上,模樣再無往日的絕美,讓人覺得有一絲駭人。

  胤禟一下子見到這樣的她,不由得愣了一下。在他的印象中,婉兮總是溫柔如水、善解人意的樣子,給他一種同生共滅的親密感和歸屬感,就好像這偌大的后院里,只有她在,他就能感受到家的溫暖。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他覺得安心,覺得依戀?墒乾F在,這樣的她卻帶著這樣憤恨的表情去世,甚至連一雙眼睛都不能閉上。

  到底在他不知道的時候,她遭遇了什么樣的事情,才會將她到這樣的地步。

  他伸出手,輕輕地幫她合上雙眼,原本還半睜的雙眼,突地就閉上了,那一刻胤禟心里閃過一絲悲憤。

  老四登基一個勁兒地他們,后院這些女人也一個勁兒地著他,甚至連他最后能給他歸屬感的人也死了,這樣的他還有什么可怕的。難不成他還怕她們這些人后會過得不好嗎?

  真是笑話!

  既然他們都置他和他在意的人于死地,那他也不用給這些人留什么顏面,至于兒女,依著老四的子,至多就是不理會,過得好與不好,想必那些女人比他還能算計吧!

  前世番外(三)

  他回過神的瞬間,抬起手的輕輕地握著她往日柔軟順滑的手,取而代之的卻是此時的僵硬陰冷。眼神微微掃過,察覺到她虎口處的割傷,那明顯是匕首割傷的,想到這里,他不由得輕輕瞇了瞇眼睛。

  她們都當他傻,說什么她是病逝的?現在看來,事實相差之大,怕是一點邊都沒有沾上。她將她的手放回原處,慢慢起身,突地看著她衣領處的一絲不對,仔細看去,他才發現她纖細白皙的頸項上竟有著一絲猙獰的傷痕。即便傷口已經處理過,但是從傷口的長度,他依然能看出問題來,想來這才是她離開的真正原因吧!

  胤禟深有了一口氣,想要下內心翻涌的怒火,可是如此幾次,似乎讓他恨得直咬牙,也沒有一絲放下的感覺。

  “林初九,把弘鼎他們帶來!必范K站起身,突地開口吩咐一聲。

  林初九沖了胤禟行了一禮,隨后俯身往外走去。臨走之前,他亦吩咐跟在胤禟身邊侍候的人多盯著些,以免主子爺還有其他的吩咐。

  婉兮的身份雖然只是一個侍妾,可是她自打入府以來,就一直受主子爺青睞,所以林初九他們倒是不敢輕慢于她,對她所生養的三個孩子也十分照顧,所以此次領命過去,他也十分地恭敬,并沒有因為婉兮的死而怠慢他們。

  弘鼎此時不過十一歲的少年,說是成年也算成年,平跟在胤禟身邊倒也成長不少,而此時面對自己額娘的死,他卻連哭都哭不出來。

  明明害死他額娘的人就在這府中,他卻連自家額娘的最后一命都見不到,兩個姐姐,大姐嫁到蒙古那邊去了,二姐雖然嫁在京城,卻也不可能時時回來。最終,他們三姐弟,沒有一個能見上額娘最后一面。

  “阿瑪…”弘鼎沖著胤禟行了一禮,目光看到躺在棺材里的婉兮,淚水不自覺地就落了下來。

  “好了,男兒有淚不輕彈,有些事情過去了就是過去了。你額娘有此一劫,是阿瑪的錯,不過那些害了她的人,阿瑪自有安排!必范K聲音微冷,伸手對著他招了招手,動作顯得無比僵硬。

  弘鼎慢慢走到胤禟身邊,瘦長的身子得直直的,眼里帶著一抹不甘,很顯然他也想為自己額娘做點什么?但是卻無從下手。

  胤禟也不多說,只是讓人重新布置靈堂。若說董鄂氏只是想悄無聲息地將婉兮的死處理掉的話,胤禟就偏不如她們的意,他得把一切辦得熱熱鬧鬧的,讓所有人都知道他放在心上的女人只有這完顏·婉兮一個。

  不得不說,這件事就是一個天大的諷刺,直到失去他才發現自己放在心上的人是誰!

  “林初九,按側福晉的品級下葬。百年之后,若爺身死,不管方式如何,爺得葬在她身邊!必范K沉默良久,才對著林初九吩咐了一句,只是最后一句話,聽著明顯帶有深意。

  弘鼎聞言,眼神不由自主地閃了閃,他額娘總說不要爭,阿瑪給什么他就要什么,不給就得靠自己。他心里不是沒有想法,卻不愿意為了這種事惹額娘生氣,但現在他知道不管他阿瑪怎么安排,凡事都會有他一份。

  但這對于林初九他們而言,這個消息卻顯得無比地驚駭。

  依著規矩,胤禟身死后應該與福晉董鄂氏同葬,但是現在他卻不愿,甚至說出要與婉兮同葬的話來,這話初聽是氣話,但是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說得并不是一時氣話,而是經過認真思索得出來的結論,至于后續如何,看得就是他的安排了。

  胤禟起身,帶著弘鼎邁著大步子出了思懿居,回到書房,他便給林初九他們下了一系列的命令,之后整個九貝子府瞬間掛了白幡,而這事讓董鄂氏等人瞬間黑了臉。

  她們只是想除了婉兮,不想讓她霸占胤禟的心,卻不想她的死竟鬧出這么大的動靜。雖然胤禟沒有追究她們的責任,但是她們都能感覺到整個府里彌漫著一絲壓抑的氣氛,讓人有些不過氣來。

  接下來的日子,胤禟什么也沒說,更沒有像之前那樣跟著胤禩一起進出紫城,而是一心為婉兮辦了一個隆重又熱鬧的葬禮。辦得整個就城的人都知道,胤禟整個放在心上的女人是誰,可惜佳人已逝,再多的猜測和傳言也換不回那個人。

  送葬那天,胤禟親自去了,事實上他私下里找了無數的能人異士,不為其他,只是希望這人若是可以重來,他可以早看清自己的心,而不是等到失去才知道誰是他放在心上的人。

  林初九一直跟在胤禟身邊,看著胤禟從潭柘寺出來,便一直站在山坡遙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不管是先帝逝世,還是先帝占進先機登基,他都不曾看過他這樣失控,但是現在他不僅僅只是失控,更多的卻是絕望。

  眼看著胤禟身子微顫,一副要摔下去的模樣,林初九也不敢再耽擱,連忙沖了上去,一把攙扶住他,語氣急促地勸道:“主子爺,完顏主子就是在世,也不想看您這樣糟蹋自個的身子。再說,完顏主子已經去了,您就算再傷心,也得想想弘鼎小阿哥!”胤禟聽他提起婉兮和弘鼎,心里一陣難受,眼眶微紅,鼻子發酸,心里莫名地恨起那些害死她的人,冷聲道:“林初九,讓暗衛去查,把這兩個月的來朧去脈給爺查清楚,爺倒是要看看后院的那些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奴才遵命!”林初九看著原本意氣風發的胤禟忽然變得這般失態,這心里也是一陣嘆息。

  眼見胤禟這般傷心,他也不好再提胤禩的事,反正每每進宮,得罪人的永遠都是自家主子爺,與其繼續如此,還不如借著此事讓自家主子避避嫌。原本什么事都不會有的,可就是因為八阿哥,主子爺才會因為他的事情忽略了后院,以至于現在做了這傷心人。

  胤禟一路從潭柘寺長長的階梯上走下來,一步一步的?伤l現,他每走一步,腦海里浮現的都是他和婉兮一起走過的回憶,甚至他閉上雙眸的瞬間,眼前閃現的都是婉兮的音容笑貌。

  從前他寵了這個寵那個,即便最終會回到婉兮身邊,他也沒覺得她有多重要?赡苁撬X得不管他做什么,又或者他走了多遠,只要他肯回來,她必然會等在原地,等著他。

  但是現在不管他做什么?她似乎都不可能再等著他了!

  從參與奪嫡開始,他總想著要撈上一個鐵帽子王,要過上肆無忌憚的生活。但是這么多年過去了,奪嫡也失敗了,就連八哥也撿了一個親王的頭銜,而他還是一個小小的貝子,更惹了當今的厭惡,現在再失去她,他似乎真的沒什么可顧慮的了。

  他其實知道八哥盼著他回去呢?可是他卻再也提不起精神來,甚至他現在腦子想得都是婉兮,甚至是想要為她復仇?上н@些事情他都不能做,唯一可以告慰她在天之靈的,大概就是將他們的一兒兩女給安排好。

  從潭柘寺里回來,胤禟便病倒了。宮里派了御醫,廉親王也親自過府來探望過,反正這病一直沒有起,直到林初九將調查好的結果到他手上,才使得一直躺在榻上的胤禟回過神來。

  此時的他臉色白得嚇人,嘴干枯得沒有一絲血,更甚至連走路都打著顫,可就是這樣他還是去了書房。

  胤禟本以為自己做得準備是最完善的,但是這件事情告訴他,一切都是他太過仁慈了,以至于不管是后院的妾還是侍候的奴才都開始理所當然地幫著他做起決定來了。

  “林初九,爺有事要代你去做!必范K撐著身子坐到書桌后,大掌撐著桌面,臉色微微有些發紅,但是卻讓人看不出他真實的想法。

  林初九打小跟著胤禟,對他自然是最為忠心的,所以他一開口,他便直接跪了下來,應聲道:“奴才誓死效忠主子爺!”

  胤禟稍稍了兩口氣,抬頭看著林初九道:“爺如今的處境已經是進退兩難,不管是皇上那邊也好,八哥那邊也罷,都討不到好。特別是皇上那邊,彼時爺就將他得罪狠了,現在他上位,八哥不愿就此認輸,暗地里琢磨了不少事情,即便爺想退出來,這名頭也去不掉的,所以爺這條命,肯定是保不住的,但是弘鼎,你得給爺看好了!

  “主子爺!”林初九看著胤禟眼里閃過一絲必死之,一臉的驚駭。

  他對時局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只是讓他沒有想到的自家主子爺的處境竟這般為難了“主子爺,既然咱們的處境已經這般艱難了,為何廉親王還要將主子爺推出去?”

  胤禟聞言,冷笑一聲,以往他不愿意正視,只想著拼上一把,而現在他是退無可退,能做的自然就只有盡可能保全他的子女,至于后院那些女人,他不會殺了她們,但是他會讓她們活得生不如死。

  當今皇上對于胤禟的警惕心可比胤禩這個領頭人還強,得知他為一個侍妾辦了葬禮,甚至為此大病一聲,亦不覺得心安,相反地他一直派人盯著九阿哥府,似乎是怕他借著這個由頭又做出什么事情來一般。

  胤禩更是不安,昔日的鐵三角,如今只剩下一個胤禟,背后那些支持他的勢力,現在瞧著還好,后續若是他做不出他們想要的成果,他怕是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而現在胤禟想要手,他是不能允許的,畢竟這事事都得依著他手中的銀子才能行事!

  胤禟卻是不管這些,他私下里將自己的私庫以及生意中能出來的銀子都了出來,秘密安排暗衛進行轉移。別看他這些事情安排的匆忙,實際上這些東西要完全轉移完,甚至為弘鼎打下基礎,都是需要大量時間的,所以他得早早準備起來。

  胤禟并不是那種行事魯莽的人,他做人做事都有著自己的一套方法,否則他也不會越過胤禩這個帶頭人惹得當今皇上深深的厭惡。

  此時胤禟既然打算一心只為自己的兒女著想,那自然就不可能再像從前一樣,將所有的一切都是到胤禩手上去。

  這手頭上的事情越多,胤禟就越是不允許自己倒下,只是這一次他到底是真傷了心,靜養一陣后,他的身子削瘦不少,精神也再不像往昔那般好了。

  董鄂氏她們也被狠狠地嚇了一大跳,她們深恨胤禟對婉兮的在意,卻也害怕胤禟會因此而丟了性命。畢竟一個府里若是沒了掌舵人,僅靠她們這些女人和未長成的小阿哥,如何能挑起這一府的重擔。有那么一刻,她們也是后悔的,后悔她們終究還是低估了婉兮在胤禟心中的地位,后悔她們沒能早點動手。

  當然,這也僅僅只是想想,真要論起來的話,她們在胤禟的眼皮子底下,可沒有這種底氣。

  等到胤禟重新出現在人前進,不管是董鄂氏等人還是胤禩他們,都能感覺到他的變化。往日里對于胤禩的事情,他幾乎都當成自己的事情來處理,可以說容不得胤禩受一絲委屈。而現在不管是什么事情,他似乎都提不起所謂的興趣來,大多時候面對別人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胤禩心里莫名地覺得不快,畢竟他已然習慣了胤禟的維護和付出,不過一段時間的功夫,胤禟既然不再以他為主,這讓他如何能接受。

  胤禟可不管這些,失去了最能讓他有歸屬感的人,他整個人都覺得迷茫了,往日的一切,他現在已然沒有過去那般在乎的,會一如既往地站在胤禩這邊,只是因為他已無路可退。另外,他需要時間為自己的兒子做安排。

  胤禩的想法他知道一些,卻不想再趟這趟渾水,而胤禛的子,他亦了解,所以他很清楚,不管他現在是退還是不退,他未來都不可能有好下場,畢竟他們做得那些事情,想要胤禛原諒,怕是很難。

  為此,胤禟該出現的時候出現,不該出現的時候便開始用心教導幾個兒子,不,與其說用心教導幾個兒子,不如說他是在培養弘鼎他們這些兄弟的感情。至于后院,他一次都沒去,即便去了,也只是在思懿居小坐,并不理會其他人。

  胤禟越是這樣,董鄂氏她們越是不安,甚至的暗自覺得心驚,有些時候,她們甚至會猜測自己的所作所為是不是早就讓胤禟知曉了。以至于善于保養的她們在短短的幾個月內老了不少,特別是眼角的皺紋,好似瞬間增多了幾倍。

  林初九可不管后院的女人們怎么樣?作為胤禟身邊的人,他領命在私下里為胤禟辦了不少事,不僅僅只是為弘鼎小阿哥鋪路,他還幫著安排完顏主子的娘家。別說這種事情有什么好忌諱的,總之,這些事情他越是做,便越是覺得心驚。不知道為什么?他總覺得主子爺代的這些事情好似在代自己的后事一般,就好像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他也就跟著解了。

  這樣的事情,林初九即便看出來的也不敢多說什么?只得迂回地提醒弘鼎小阿哥幾句,希望他能適當地勸勸主子爺,畢竟人死不能復生,這活著的人終究還是要好好活著的。

  弘鼎想明白林初九的用意,趁著胤禟教導他時,認認真真地勸了他一次。他對胤禟的孺慕之情并不比婉兮少,所以說到最后,即便是小小男子漢,他也忍不住哭了出來。

  胤禟一言未發,弘鼎的孝心他能感覺到,可是有些事情并非他不愿意,而是他的心不愿意,所以只能是沉默以對。而弘鼎不知實情,還以為他是默認了,這才算是放下心來。

  不過,經過這段時間胤禟的教導,對于目前的局勢他也有了自己的認知,那些會接踵而來的困難,他心里也暗自做了一些準備。只是未來會如何?他現在也不能確定,但是他能感覺到自己的阿瑪似乎為他準備了后路。

  雖然是猜測,但是弘鼎對于自家阿瑪的安排還是十分感激的,可是他并不想用自己阿瑪的性命去換以后的安穩。而那些兄弟,他們年紀相當,按說應該是兄弟情深的,可惜他們的額娘同他的額娘之間卻有著不小的矛盾,F在他的額娘被他們的額娘害死了,他不對他們動手已算是最大的忍讓,其他的他覺得自己做不到。但是他也沒有隱瞞胤禟,將自己的想法一一都說給他聽了。

  胤禟倒是不怪弘鼎,若他一點兒都不在意自己額娘的死,他反而要覺得心冷了,F在這樣,他雖然會覺得有些遺憾,不過他對這些兒子都有安排,只是前提是沒有涉及婉兮的死,但凡涉及的,他都不可能讓她們好過的,那也是他的逆鱗。

  前世番外(四)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雍正二年,胤禟能感覺到他們處境越發地艱難了,似乎只要是他們經手的事情,皇上都會找理由責罵。不管是真有問題,還是雞蛋里頭挑骨頭,反正只要能讓他們難受,皇上就會覺得高興。

  胤禟能感覺到胤禩的脾氣變得越來越暴躁了,甚至有的時候他能感覺到他的灰心?蛇@又怎么樣,他早已不將這些看在眼里,反而將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兒子身上。至于后院的那些女人,胤禟明著沒有出手,暗地里卻讓好幾個侍妾重病在,良久未曾再出現在人情。

  董鄂氏作為后院的女主人,即便胤禟做事不會給她打招呼,但是時間長了,她還是可以能得到不少消息的。

  劉氏作為胤禟的新寵,她本以為是最能轉移胤禟注意力的,可惜卻是最新病倒的,而兆佳氏作為能跟婉兮平分秋的人,她本以為有她擋在前面,這事情再怎么算也算不到她頭上。事實上的確沒有算到她頭上,結果無非就是劉氏重病在,兆佳氏已然不能動彈了,再拖也不過就是近段時間的事了。

  撇開這兩人,其他的人是死還是病,董鄂氏都不關注,因為能給她當擋箭牌的就只有這兩個,可偏偏這兩個一前一后的都病了,要說里面沒有貓膩,誰信!

  這不,就在她以為事情隨著時間,又或者說要隨著劉氏和兆佳氏的死而結束時,林初九竟然親自過來正院請她過書房一趟。

  董鄂氏一時間,這心里又驚又喜,自打完顏氏入府,她就很少再得胤禟的寵幸了。即便送些湯湯水水的去書房也見不著人,今天突地被請到書房,她心里有些忐忑的同時,更多的是慶幸,慶幸自己沒有因為一時的心軟放過完顏氏,否則現在的她別說去書房了,怕是想見爺一面都難。而現在,不管爺為什么將目光投在她身上,對她來說,這都是一個好的轉變。

  “爺,身子要緊,這政務再急,也沒有自個的身子重要。妾身讓小廚房做了幾個小菜,爺要不要嘗嘗?”董鄂氏一見書房,看著正在批折子的胤禟,等了片刻,眼見胤禟一本接著一本的批,她只得自行開口,只是臉上從頭到尾都帶著幾分討好的笑意。

  經過這么多年的相處,董鄂氏就算再沒眼色也在備受冷落的情況下學會了看胤禟的眼色,或者說認清自己的身份。剛嫁過來時,她還自持身份,想讓胤禟哄她,結果胤禟一個接一個地往后院納美,得她不得不投降。之后,即便她學會了退讓,但是胤禟卻沒那個耐心等著她,再者她又沒能為胤禟生下兒子,就致使她的桿越來越低,低得再也直不起來了。

  胤禟抬起頭來,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隨后接過她遞來的筷子,夾了一口小菜放進嘴里。

  董鄂氏似受到鼓舞一般,覺得胤禟在將目光放在她身上后,終于發現她的好了。一時之間,董鄂氏不由得忘了之前的不安,大膽地往胤禟身邊湊了湊。

  “福晉近來辛苦了!”胤禟輕輕挑了挑眉頭,目光掃了董鄂氏一眼,看著她洋洋得意的神色,眼里不由得閃過一絲厭惡。

  可惜董鄂氏并沒有發現,還以為胤禟說這話是在夸她,一時間臉上的笑容不由得變得更加燦爛了,皺紋也顯得更加明顯了,只是她自己沒有發現,還徑自說道:“妾身不辛苦,只要爺好,妾身做再多也是心甘情愿的!

  胤禟冷笑一聲,伸手的瞬間扔掉手中的筷子,厲聲道:“若你能跟兆佳氏她們一起去死,爺會比現在過得更好!”他的話音剛落,書房里瞬間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之中。董鄂氏一聲驚呼,眼神里甚至透著一絲懷疑,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但是胤禟的表情說明了一切,這使得董鄂氏整張臉瞬間變得慘白一片,甚至整個人都不自覺地在發顫。

  胤禟卻不管這些,繼續說道:“你做得那些事情,爺心里都清楚,之所以對兆佳氏她們下手而不對你下手,不是爺有所顧慮,或者對你有什么情誼,而是爺覺得一旦失去一切,你活著肯定比死了還痛苦!”

  胤禟的話猶如刀劍一般,每一下都刺得董鄂氏心里鮮血淋漓。此時的她想起過來之前心底的一抹不安,不由得嗚咽地哭出聲來。

  “爺,妾身到底是哪里做錯了,才惹得你如此相待,還請爺明示?”董鄂氏跪在地上,身子伏在地上,倒是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來。

  “你哪里做錯了?你哪里都做錯了!她既然不在這個世上了,那么你們也不配茍活于世,又或者說活得如此的安逸!必范K一陣冷笑,說出的話猶如冰霜一般,讓董鄂氏愣在當場。

  董鄂氏或許從來不曾想過,除掉婉兮帶來的會是毀滅。若說她之前還慶幸毀了婉兮的話,那么現在她開始后悔自己為什么要這般急迫地除掉她了。不過,她這樣的人永遠不會責怪自己,只會將仇恨和埋怨推給別人,而此時原本被董鄂氏當成擋箭牌的劉氏和兆佳氏,此時又成了代罪羔羊。

  “行了!爺今兒個讓你過來就是為了讓你知道,不僅以后這府里的事情不用你管了,就是你死了,你也沒資格跟爺葬在一起!必范K看著好似被雷劈了的董鄂氏,突然沒了跟她算帳的想法,揮了揮手道:“林初九,讓人將她拖出去!”

  林初九看著胤禟一臉厭倦的模樣,也不敢怠慢,招呼幾個人,直接就將董鄂氏給拖了出去。他可不管董鄂氏記不記恨,更不管她是不是能下臺,他只知道傷了他主子的都是他的敵人,不必給什么臉面,即便董鄂氏在名義上是他的女主子,可主子爺不承認,管他名義上是誰,他該打臉的時候只會用力打臉。

  等到董鄂氏回到正院的時候,整個后院的妾氏大概都得到了消息,此時的她們再無迫婉兮時的跋扈,一個個猶如驚弓之鳥一般,縮在自己的院落里,輕易不敢冒頭,就更別提爭寵了。

  胤禟也不管后院的這些女人到底是什么想法?自打婉兮過逝之后,他便將孩子統統帶到了前院,身邊安排的人都十分地有講究,教育方面也十分地下功夫,可以說他直接切斷了他們母子、母女之間的聯系,甚至暗地里也有安排。只要他的兒女再對這些女人心軟,那他安排的人便直接要了這些女人的性命,反正她們的死活在當今圣上或者任何一個人眼里,其實都不值得一提。

  胤禟的做法雖然惹來了皇上、胤禩他們的關注,不過到底是他府里的事情,兩方都沒有手。這些侍妾的娘家就更不可能鬧騰了,可以說身份低有的時候就代表著沒有資格開口,現在便是如此。

  之后,九阿哥后院里的動靜一直未曾消失,直到雍正三年,后院似乎每隔兩個月都會有人死去,這也使得抱有僥幸心理的董鄂氏受了極大的驚嚇。至于她的娘家,倒是有心手,可惜昔日胤禟不計較,這才使她們有了機會,而今,胤禟不允許了,他們連九阿哥府的大門都進不去。

  但這并不是最后的結局,不管是坐在皇位上的胤禛,還是虎視眈眈的胤禩,他們永遠不可能和平相處。若說之前胤禛不出手中是忌憚于他們,那現在隨著時間他掌握了更多的權力,也就是想要他們性命的時候。

  胤禩想要奮力一博,以胤禛繼承有問題為由鬧事時,胤禟便知道他們的好日子不多了?擅髦獣,甚至死得不會太體面,胤禟卻沒有覺得害怕或者不安,相反地由終地生出一種快要解的輕松感來。

  等到胤禩出手之前,胤禟私下里給老十三,也就是如今的怡親王胤祥送了消息,讓他們得已防備,不管事情是否能被阻止,能有這個人情在,他的兒女真要遇到問題,他想依著老十三的子,肯定會幫上一把才是。

  胤祥雖然訝意于胤禟的做法,可終究還是將這份功勞算在了胤禟身上,畢竟這個消息于他們而言,是真的幫了大忙。

  雍正四年,當胤禟受胤禩牽連被圈時,他走得十分地平靜,沒有絲毫的反抗,亦沒有絲毫的怨憤,無比的配合,只有弘鼎他們哭得無比的傷心。

  “阿瑪——”

  “都回去吧!這事你們早就應該知曉的,后阿瑪不在,你們好好過日子!必范K說罷,對著他們輕輕地搖了搖頭,隨后轉身走了。

  弘鼎他們看著胤禟淡然的背影,哭得更傷心了。他們心里都清楚,此行一別,他們父子怕是再無見面之了。

  幾個月后,胤禟在自己被圈的地方見到一身光鮮的胤祥時,便知道一切都要結束了。

  “你終于來了!”胤禟抬頭看了他一眼,整個人盤腿坐在地上,表情淡然而平靜。

  “九哥知道我會來?”胤祥看著狼狽之下依舊如此淡然的胤禟,心里微微有一絲訝意,但更多的卻是一種欽佩。

  他在收到胤禟送給他的消息后,同皇上一起做了不少的安排,雖然依舊未能防止所有的問題發生,卻也阻擋不少問題的出現。只是這事到氏鬧得太過,不管是宗室還是民間都有質疑皇上繼位的真實,這一點讓皇上恨透了他們,以至于他求情也未能讓胤禟幸免,唯一得到的允許,大概就是由他來送他最后一程。

  “我一直在等你來。老十三,也許你不相信,爺其實一直在等你來送爺最后一程!必范K伸出手,目光一瞬不瞬地望著胤祥,整個人都透著一絲期待和欣,好似他不是赴死,而是要趕上什么好事一般。

  “呃…”胤祥愣了一下,隨后將手中的瓷瓶到了他手上。

  胤禟沒再多說什么,只是從容地喝下瓷瓶里的毒藥?赡苁莵碜杂谪废榈纳埔,這藥起效很快,胤禟并沒有受太多的痛苦,只是閉上雙眼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慢慢朝他走來…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寵妾作死日常   下一章 ( 沒有了 )
夫君總有被害論如何飼養一毒后重生記太后嬌貴大佬們也跟著穿成反派他妹貴女白若蘭謝齊人家沈如意男主請回頭蒔花記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月下微塵最新創作的免費架空小說《寵妾作死日!返诹倭闼恼 會錯意及寵妾作死日常最新章節第六百零四章 會錯意在線閱讀,《寵妾作死日常(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寵妾作死日常的免費架空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www.1576832.live)
幸运365开奖网站 股票发行条件 购买股票如何开户 股票的k线图怎么看 股票网上开户安全吗 三元股份股票 期货配资一般都是多少 股票大作手操盘术在 全方位股票资讯和股 新手股票微信交流群 如何下载股票行情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