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女白若蘭》第108章就這樣結局①及《貴女白若蘭》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仙小說網
八仙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仙小說網 > 架空小說 > 貴女白若蘭  作者:馬曉樣 書號:49730  時間:2020/4/22  字數:11057 
上一章   第108章 就這樣結局①    下一章 ( 沒有了 )
  黎孜念著急去接白若蘭,他曾經叮囑過自己很多次,再也不能讓蘭蘭等他,然后變得失望。不管兩個人去約定做什么,一定是他先到,然后看著心愛的女人由遠及近的走過來,那道熟悉的身影映襯在明晃晃的光下,從模糊變得清晰,來到他的懷里。

  白若蘭意外的看向半路碰上的黎孜念,說:“沒走到宮門就遇見了!

  白若蘭進宮是要先給太后娘娘請安,才會去看望皇后娘娘的。黎孜念則是先去上朝,下了朝來看望皇后娘娘。主要是想白若蘭若在后宮出什么事情,可以讓母后立刻去解決。

  兩個人對視一笑,白若蘭將手遞過去,黎孜念握在手心處,捏了捏,說:“心情不好?”

  白若蘭有些悵然,道:“結果和上次一樣!

  黎孜念了然,說:“回家再說!

  白若蘭甜蜜一笑,別人都是說回到府里什么的,她的夫君老說那是他們的家。有她,有孩子們的地方就是家。

  兩個人下了馬車,正好是趕上飯點,于是三個孩子有模有樣的和他們坐在一個圓桌上吃飯。

  最小的愛愛已然從娘懷里換位進了黎孜念懷中。

  白若蘭望著逗著女兒的王爺,說:“這孩子被你都抱嬌了,動不動就哭!

  “嬌氣就嬌氣唄,姑娘家不嬌氣有男人喜歡嗎?”黎孜念白了媳婦一眼,又怕白若蘭生氣,不忘記給個甜棗,道:“我就喜歡你和我嬌氣時候的樣子!

  黎孜念剛說完話,愛愛就哭了。于是他手忙腳的哄著,白若蘭搖搖頭,一時無語。兩個人不知不覺就成了老夫老,黎孜念的子卻始終如當年她遇見他,像個任的大男孩。她望著抱著閨女,時不時叮囑兒子們幾聲的王爺,角微微揚了起來。

  半夜,耳邊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白若蘭猛的驚醒,發現院子里燭火通明,黎孜念已經不再她的身旁。

  “夫人!”繡屈膝跪在地上,她懂些拳腳功夫,白若蘭嫁給黎孜念后,又開始重用于她。

  “王爺呢!崩C垂下眼眸,恭敬道:“被李總管宣進宮里了…”

  白若蘭心里咯噔一下,望著緊閉的門窗,愣了下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繡皺起眉頭,說:“奴婢不清楚。不過王爺留下了兩對人馬,護著王妃和孩子們!彼肫鹕洗嗡幕首拥腔,她就被娘家坑了,差點被綁架的經歷。

  這次、可有人還敢?

  她瞇著眼睛,腦海里有些發空,若是皇帝身體出了問題,那么,接下來,誰做皇帝?

  染上怪病的大皇子,還是母親地位卑,在宮里沒什么存在感,被圣人所不喜的二皇子…

  又或者是,她的夫君,靜王爺。

  白若蘭口疼了一下,想起了多年前的那場夢境,一切、終于要成真嗎?

  她閉上眼睛,有些不愿意去深究,不愿意去面對的念想統統涌上了心頭哦,幻化成一幅幅難以磨滅的畫面,孰真孰假,夢里夢外,她分不清楚…

  或許就這樣最好,可是心頭卻隱隱存著疑惑,到底哪些是夢,哪些才是她的人生?

  白若蘭早就習慣了黎孜念整守在身邊的日子,猛的分開三四天,她都有些不適應?墒菫榱怂膫孩子們的安危,想起上次四皇子登基時候的意外,她這次真的是重兵守衛,連后院都很難走出去。

  終于,七天后,黎孜念回來了。他風塵仆仆的直奔后院,聽說白若蘭已經躺下了。午后的暖將她睡的臉孔映的白凈無暇,黎孜念揮了揮手讓眾人下去,他深口氣,低下頭輕輕的吻了下媳婦的額頭。

  王嬤嬤臨走前,建議道:“王爺,小少爺們醒著,不如先去看幾位少爺呢?”

  黎孜念搖頭,說:“你下去吧!

  王嬤嬤言又止,轉身離去。

  她仰起頭看向遠處明亮的光,若有所思,靜王爺,如今再不是什么靜王爺了!她和李嬤嬤都是過六皇子殿下的老人,而且當年皇后娘娘歐雪根本顧不及照顧小兒子,所以選了她來六殿下。

  她是當年的皇后娘娘,現在的太后娘娘歐雪安在六殿下身邊的老人,而李嬤嬤則是當年的李太后送過來的老人。兩個人立場不同,卻不曾會走到今這一步…

  太后娘娘讓人給了她消息,靜王爺將會登基成皇帝…

  圣人前陣子臉上開始發現瘢痕,自個嚇得不輕,情急下胡亂吃了好多藥,幾天前暴斃而亡。大皇子被人處置了…至于二皇子,宮里最初的打算是把他過繼到德妃娘娘歐名下,助他登基,可是皇后娘娘隋天愛還活著,憑什么要過繼在一位貴妃名下呢?

  經過看似簡單,實則驚險的博弈,以靜王爺取勝而告終。

  太后娘娘歐雪自然不會在黎孜念掌控了整個后宮以后,依然選擇站在靖遠侯府身后,助年幼的二皇子登基了。況且靜王爺也算是靖遠侯府嫡親的外孫,大家面子上還是要過得去才是。就是可惜了姐兒,雖然應了當年命中注定的皇妃命,卻是做了個寡婦。若是黎孜念登基…王嬤嬤搖了搖頭,回想起方才主子待王妃一往情深的模樣,她如何繼續給太后娘娘當棋子,尋機會離間這對夫。

  人家靜王爺和靜王妃可都四個兒女了,哪個權貴家犯傻才會把女兒送給靜王爺?

  靜王夫婦恩愛的日常,身為老奴的王嬤嬤自然事無巨細的會報上去,可是太后娘娘從來就不信拆不散的鴛鴦,貌似對這個兒媳婦疙瘩很深,她后如何再靜王府自處也很麻煩。

  午后,白若蘭醒了,發現夫君回來了,疲倦的趴在邊,右手攥著她的一縷長發。白若蘭搖搖頭,輕輕的摸了摸黎孜念的頭,他慌亂的抬起頭,兩個人彼此對望著。

  良久,黎孜念沙啞的說:“蘭蘭,我…就要做皇帝了,你將是大黎朝最尊貴的女人!”

  白若蘭怔了下,想起了隋天愛,道:“事情就這般定了下來嗎?二皇子呢?皇后娘娘呢?”

  黎孜念沒有理會她的質問,撲上來吻住她的角,用力的親吻她了一會,才兩手環住她的肩膀,蹭了蹭道:“提那些人干什么。我以為你會先關心我的安危!”

  白若蘭淺笑,輕聲說:“你不是在我身邊嗎?我還怕什么?”

  黎孜念有些賭氣,說:“七天不見,不想我嗎?我可是想死你了!”他低下頭,又是一記長吻。

  白若蘭臉頰紅暈,右手抵著他靠過來的膛,說:“老夫老的,你真是夠了!”

  “不夠!一輩子都不夠,兩輩子,三輩子,前生、今世,來世,你都是我大黎國最尊貴的皇后,我黎孜念唯一的女人!”

  噗嗤,白若蘭失笑,說:“哪里來的那么多輪回!彼D了下,揚起眉眼,說:“你還記得我說過的那個夢嗎?沒想到最后竟然被那紅衣女子言中,我還是成了皇后啊…可惜她看不到,我很幸福,有愛我敬我的夫君,還有四個可愛的孩子。我真想告訴她,女人這一生,路是自己走出來的,我們還是可以選擇去過什么樣的日子,而不是怨天尤人。若是真的被辜負了,那么就好好愛自己,哪怕磕個魚死網破,也沒必要迫自己變成陌生的那個她!

  “蘭蘭!”黎孜念掩飾住眼底的恐懼,緊緊的抱住了她,他垂下眼眸,下巴不停蹭著她的發絲,顫聲道:“任何感情,都需要雙方的維護。我…我以前不懂事兒,你別嫌棄我,我以后一定改,改的好好地,我真的很愛你,我離不開你,蘭蘭!”

  白若蘭戳了下他的額頭,道:“你哪里不懂事兒了?我覺得你很好!”“我會更好的!”黎孜念信誓旦旦的說:“我一定什么事情都擋在你的前面,你就做我的白若蘭即可,國家大事都不如你重要!

  白若蘭伸手捂住他的,說:“這話私下偷偷摸摸說就算了,別當人面提及。我可不想后史書上把我描繪成禍國殃民的狐貍!

  “我的蘭蘭才不是狐貍!”黎孜念怒道:“你、你真的不介意當皇后的,對吧!蘭蘭你知道嗎,我…”他低下頭,有些委屈的說:“如果你因為那個夢,不想做皇后,我還有一個想法,不如直接讓團團登基…”

  白若蘭想起昨個還的團團…

  “咳,我干嘛不想做皇后呢?”白若蘭挑眉,說:“孜念,我相信你會是個好皇帝的,我也會是個好皇后。如果因為畏懼就裹足不前,那么咱們還可以去做什么?婚約一場,你的努力我看得到,我信你!”白若蘭笑若桃花,瞇著的眼底漾著粉的光彩。

  黎孜念克制不住的紅了眼眶,他仰起頭沒有讓眼淚下來,一把將子攬入懷里,輕聲道:“謝謝你,信我…否則我都不知道該如何活下去,如何愛你…”“呆子!”白若蘭笑話他。

  “嗯,寧可做呆子皇帝,只要你在我身邊!”黎孜念攥著拳頭,目光灼灼。

  白若蘭垂下眼眸,人不能永遠活在夢境里,為了不知道是否會發生的可怕就喪失尋找陽光的勇氣。她揚起角,只覺得窗外正濃,大黎江山,風景如畫,這一切都是她男人的…她亦曾瞻前顧后,可是沒有坎坷的日子又如何稱得上人生!

  新的路開始了,她一定不會讓夢中的事情重演。王爺的百般呵護和四個孩子的依戀,是她最大的依仗和力量!

  一個月后,靜王登基,果然有人受不住開始將如何處理先帝后宮事宜,以及如何充盈新帝后宮事宜提了出來!

  禮部為這件事情琢磨了好幾天,可是根據大黎律例,每個皇帝登基都需要重新擴充后宮,有些被新皇所不喜歡的宮女會被放出去,然后換一批背景干凈的女孩。

  黎孜念早就預料到這是避不過去的坎,他面上沒說什么,吩咐一切由禮部來處理。但凡關于女人的留言總會不經意間就被人放到了后宮,大家都觀望著開選秀的事情,看看這位新皇后娘娘如何處理。

  白若蘭聽后,淺淺一笑,沒有多言。

  她前往后宮最西邊的一處宮殿,叫做荷花苑。這里住著上任皇帝的妃子,如何處理他們,著實讓黎孜念費神了好一陣。宮女可以遣散,沒聽說皇帝的女人可以離開的…可是這群女人算不得他的長輩,好在先帝寵幸的女子并不多。

  白若蘭吩咐人將轎子停下,直奔里面的東廂房。隋天愛失神的躺在上,她自從發現并未懷孕后,整個人精神都不大好。

  白若蘭咬住下,坐在了她的側,說:“嫂子…”

  隋天愛一怔,搖搖頭,努力想要起身卻沒有起來,輕聲道:“若蘭你如今身份高貴,倒是應當我來向你行禮的!

  白若蘭搖搖頭,輕聲道:“身子…可是好些了?”

  隋天愛深口氣,說:“前幾天咳了血,怕是命不久矣!

  白若蘭咬住下,輕輕嘆了口氣。隋天愛這病,多半是因為懷孕的事情鬧騰的。隨著她月份越來越大,黎孜念就斷了她進宮看望她的程。說是怕隋天愛有一知道沒懷孕,情緒上會受不了傷著她…

  再后來,是隋天愛的妹妹進宮告訴她真相的。

  因為在她以為自己懷孕的第三個月,突然來了月事兒…她以為是產,整個人慌了神…

  隋天愛望著白若蘭,她眉眼清秀,膚白,整個人好看的仿佛是院子里粉紅色的桃花,明明是四個孩子的母親,卻像是少女的樣子。她垂下眼眸,想起了兄長所托…

  “若蘭!

  “嗯?”白若蘭抬起頭,接過宮女端來的湯藥,說:“喝藥嗎?”

  隋天愛言又止,旁邊宮女上前回話,道:“三姑娘來了!

  白若蘭皺了下眉頭,這才反應過來。前陣子太后娘娘歐雪說宮里寂寞,接了幾個女孩進來。其實她怕是主要想提攜歐家的姑娘吧,但是不好太過明顯,順手將隋天愛的妹妹也接進后宮。

  對此黎孜念可淡定了,冷言道:“先看看,他們能玩出什么花樣!總是要尋個名頭來殺儆猴,若是不先圈養,反倒是抓不住什么把柄了!

  白若蘭本是想寬慰他幾句,可是見黎孜念恨得咬牙切齒,就從最開始的猶豫不定,變成對那些姑娘們的擔心了…她這位夫君,可從來不懂得什么憐香惜玉的。就連禮部這次的事情,黎孜念也決定讓他們大搞特搞,秋后算賬!

  萬事都有碎了心的黎孜念,白若蘭反倒是覺得無所事事。這后宮哪個宮里安了什么人,黎孜念比她還要上心,必須親力親為…

  隋家三姑娘名字叫做隋天靈,長得有幾分靈氣,大大的眼睛,笑起來出一對小酒窩,看著就不招人討厭。不過一想到這些女孩進宮的目的無非是爬她夫君的,白若蘭垂下眼眸,少了幾分親近的心思。

  隋天靈自然是對皇后娘娘倍加尊敬的,眼里都看不到她嫡親的長姐了。白若蘭隨意問了她幾句話,就又看向隋天愛,說:“長公主的宮殿就別騰了,我會看顧好她的!

  隋天愛點頭,她看得出白若蘭是真心疼愛女兒心心,已然生出托孤的心思。她才要開口,便被白若蘭打斷,她拍了拍她的手背,輕聲道:“這世上誰都比不了親生的娘…你信我,一定要養好身子。關于荷花苑女人們的事情,我們另有打算!

  隋天愛愣住,詫異道:“先帝碰過的女人全都要老死宮中,你和靜王…不是皇帝難道還…”

  白若蘭笑瞇瞇的點了下頭,說:“再看吧。我們家那位想法一直異于常人!

  隋天愛也忍不住笑了,難不成他們這群先帝時期的女人,還能有出宮的那一?荷花苑的女人們雖然掛著先帝女人的名頭,但是大多數都是沒被碰過的美人,黎孜念當真沒什么想法嗎?

  白若蘭尚未起身,門口便傳來了太監的嗓音,道:“皇上駕到!

  白若蘭一怔,隋天靈則是立刻站直了身子,含羞帶怯的偷偷看向遠處身材拔,俊逸非凡的男人。他目光溫柔的看向白若蘭,說:“今個早朝散的早,我等你不急,就過來接你了!

  白若蘭臉上一熱,道:“嗯!崩枳文羁聪蚺P病在的隋天愛,恭敬道:“嫂子!

  隋天愛撐了下身子,還是起不來。

  “好好躺著便是。嫂子好好養著身體,若蘭宮里本就沒個可以說話的人,若不是避諱閑言碎語,我就給嫂子換個地方了!

  隋天愛急忙搖頭,說:“不用特意為我興師動眾!币怀熳右怀,先帝的皇后又能如何。她又不是六殿下的母親。其實就算是母親,比如太后娘娘歐雪,還不是都習慣了皇帝的一張冷臉?

  她不敢去預測靜王爺當了皇帝后是否可以依然如以前般敬重愛護白若蘭,但是看起來是沒有任何改變的。至少從始至終,皇帝似乎都沒發現妹妹的存在…

  嘎嘣一聲,黎孜念回過頭,發現一個女孩急忙跪地求饒。

  白若蘭有些想笑,成全她道:“這是天愛姐姐的妹妹,隋家三姑娘!

  隋天靈適當的抬起頭,明眸皓目,主要是年輕,渾身充著朝氣,美麗的令人心顫。

  黎孜念冷冷的掃了她一眼,說:“什么掉了?”

  隋天靈一怔,道:“茶杯!

  “何時拿的茶杯?”他看了一眼白若蘭,說:“皇后娘娘都沒人奉茶,你倒是手握茶杯?”

  白若蘭有些同情的望著她,這姑娘好笨啊,真當皇帝是傻子嗎?偏偏她可以睜只眼閉只眼,黎孜念卻是早就想找個機會訓斥下陪著太后娘娘的那群小丫頭們了。

  “那是方才我喝藥的藥杯!彼逄鞇蹞拿妹米砸詾槭堑恼f錯過,惹怒龍顏。

  “原來如此!崩枳文钐裘,目光冰涼的盯著隋天靈,說:“你捧著藥杯干什么?”

  “我…”隋天靈臉頰通紅,結巴的快哭了。她不過是想要引起圣人注意,這才隨手將方才白若蘭放在茶幾上的藥杯碰灑了。否則看皇后娘娘的意思,根本不曾想要介紹她呢。

  “可是身子不舒坦了?”黎孜念在白若蘭息事寧人的目光下,皎潔一笑,很體貼的說。

  隋天靈以為他關心她,總算是不愿意計較,故意忽略姐姐明明說過這是她的藥杯,硬著頭皮胡謅道:“身子是不太利!

  “哦!崩枳文畲瓜卵垌,看向白若蘭,說:“走吧。我扶你!

  白若蘭沒好氣的掃了他一眼,道:“嫌棄我老了么?需要你扶著…”

  “那就牽著手!”黎孜念輕笑,左手和她的右手叉起來,緊緊的攥住。他們同隋天愛道了別,邊走邊說道:“估摸著明個禮部就會整出個名冊送到你這里來,你裝裝樣子審審,看看都是哪些不開眼的自甘下的破壞人家夫感情!”這話聲音極大,隋天靈以為自個聽錯了,圣人有必要這樣糾結嗎?這種話難道不應該是女人抱怨的?

  白若蘭蹙眉,說:“你小點聲,要有個皇帝樣子!

  “樣子?一想到這群小丫頭的目的就是讓你離開我,我就氣不打一處來!”他憤怒道。

  白若蘭索主動甩了甩他的衣袖,道:“好了…”

  黎孜念見她害羞的樣子,這才心里好受一下,轉臉吩咐王大太監,說:“方才你也聽到了,隋家三姑娘身體不爽快,萬一把病氣過給了太后娘娘該怎么辦?立刻差人將她給我送回去!越快越好,看著就讓人呼吸不!”

  王大總管立刻領命,態度頗為惡劣的完成了主子的吩咐,讓隋姑娘收拾鋪蓋滾蛋…108

  109|馬曉樣

  午后的暖異常明亮,映著黎孜念光滑的臉龐白凈無暇。

  白若蘭見他像個孩子似的賭氣的樣子,輕笑出聲,被黎孜念氣急敗壞的攬入懷里。

  兩個人依偎在御花園中,黎孜念親吻著她的發絲,小聲說:“再給我幾年時間,等團團那臭小子有了太子的自知之明以后,我就帶你回荊州…到時候就沒有人來煩你了!

  荊州…白若蘭眼眶忽的模糊起來,他們兩個人的小家,民風淳樸的小地方。

  當晚,隋天靈被人連夜送出宮。

  次,剛剛入仕的隋家長房長子被圣人貶斥了一頓,奪下其官職,讓他回家閉門思過!

  禮部尚書見此,原本準備好的秀女名單偷偷收了回去,又重新備了一份。傻子才會給皇帝女人,別到時候偷不成蝕把米,本是想獲得皇上青睞,反倒是成了仕途的阻力。

  禮部尚書決定弱化選秀事宜,本著新帝登基,吉祥喜慶的由頭,定下國號吉慶。關于秀女名單,尚書大人故意挑些家世背景不好的,丑了吧唧的送去給娘娘,希望白若蘭可以體會她的用心,不求有賞,但求被讓圣人發落了…

  三個月后,坐穩皇帝位置的黎孜念因為皇后娘娘有孕大赦天下,同時遣散了荷花苑,在不遠處的東華山上蓋了一座尼姑庵,專門供女子修行。隋天愛也有機會出宮…至于是否在尼姑庵修行,還是象征的定期住在庵里,圣人是懶得管的。

  許多官員對此頗有微詞,但是隨著黎孜念的強勢手腕和大黎國的風調雨順,漸漸收聲…

  為了讓團團早適應太子生活,黎孜念對他管教甚嚴。然后待圓圓卻有些放縱,甚至主動培養圓圓愛好花草,養養小動物,畫畫的愛好。

  白若蘭看在眼里有些心疼,卻是無奈。

  一次團團被大學士訓斥了,委屈的來尋母后,眼淚吧嗒吧嗒的掉在白若蘭的手背上,惹得白若蘭都哭了起來。

  黎孜念見狀十分不喜,卻是又對團團訓斥一頓。

  白若蘭皺起眉頭,沒有多說,心里卻隱隱有些難受。

  入夜后,黎孜念攥著她的手,輕聲道:“若蘭,你可是覺得我太嚴厲了?”

  白若蘭搖頭,又點了下頭,說:“其實圓圓子更溫和,他…”

  “不可以!”黎孜念瞇著眼睛,嘆氣道:“這便是皇家的悲哀。我不愿意破壞祖制,從始至終嚴格教養團團,省的下面的人生出外心!

  白若蘭深以為然,近來太后娘娘經常尋二皇子去身邊陪著,她其實是有些擔心的。丈夫故意將圓圓培養成閑散優雅的性格,何嘗不是怕后兄弟二人因為皇位產生隔閡。

  “昨里,圓圓在母后那待了一整天!

  “呵呵!崩枳文罾湫,說:“聽說歐岑的小女兒也被接進宮里了?”

  白若蘭無奈一笑,道:“老侯爺也是感受到你的疏遠,深怕家族的寵幸…”

  “若蘭。你如何看待靖遠侯這個人?”

  白若蘭愣了片刻,說:“他畢竟是母后嫡親的兄長!

  “嗯,我舅舅不簡單,在我祖父的時候,歐家還是販馬的商販。后來父親登基后,不敢輕易讓隋家重新入仕,怕控制不住,又想削弱李家,這才有了歐家的機會!

  “母后也真爭氣呢…”三個兒子…白若蘭笑著搖搖頭。

  “若是他們安分的做個外戚,看在母后和小時候的情分上,我何嘗不希望歐家安好?”

  白若蘭愣住,捏了捏他的手心,說:“你不會是想…”

  黎孜念搖頭,道:“只是無法回到最初。歐家我如今看得上的就剩下遠征侯歐穆,可是他最然同宗族不親,卻逃不過是歐岑嫡親大哥的事實。我膈應歐雪,反感歐家所有女人!”他瞇著眼睛,記憶仿佛回到了上輩子,若蘭可是在靖遠侯府長大的女孩,還不是被他們算計了。這其中或許有他們倆不成的原因,可是歐家絕對起了推潑助瀾的作用,他做不到不去介意,每次想起若蘭去世后若干年的孤獨空虛,他就覺得害怕,害怕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實的…

  害怕,他的蘭蘭會離她而去。

  “若蘭…”黎孜念忽的紅著眼眶,孩子似的盯著她,說:“若有來生,一定要來尋我。你說我們以什么相識,就能立刻想起你!

  白若蘭摸了摸他的臉龐,笑道:“呆子,哪里有什么前生今世是呢?”

  “有的有的,若蘭…我偷偷在肩膀上刻了一朵蘭花,若是來生你聽聞誰說肩膀有蘭花,一定要去打聽,我等你,只等你一個!

  白若蘭急忙坐起身,伸手去扯開他肩膀上的褻衣,生氣的說:“難怪你前幾裹的像是個粽子,你真是…真是…我都不知道該怎么罵你了!

  黎孜念卻揚起笑顏,摟住她蹭了蹭,道:“一定要找到我,否則我會孤老終生!

  “若是你忘了我呢?”白若蘭心里的感動,卻忍不住調侃道。

  “不會!崩枳文钅抗鈭远,聲音忽的有些沙啞,說:“你不知道,我有多愛你。比生命還重要,這世間萬物,都不及你陪在我的身邊。哪怕什么都不做,就陪著我即可,讓我每睜開眼睛可以看到你,讓我每閉上眼睛可以聞到你活著的氣息,這便是我活著唯一的所求!

  白若蘭望著黎孜念堅若磐石的表情,忽的哭了起來,她咬住下,用力點了點頭。她的夢里一直時隱時現,那個紅衣女子的一生,那個令人悲傷的故事?墒遣还苋绾,感受著黎孜念的一往情深,她都決定選擇忘記。

  真真假假,你又如何分辨什么才是夢境,什么才是人生?

  珍惜當下,難道不比任何事情重要嗎?

  我們總是習慣患得患失,可是姑娘,你知道嗎?有些時候勇敢一點點,寬容一點點,給別人一個機會,何嘗不是給自己重新選擇的恩賜!

  我們的生活都不會太圓,所以才會有悲傷兩個字的存在,可是愛是什么?

  愛是撫平傷口的良藥,它讓我們慢慢長大,學會擁抱,學會承擔,學會努力對一個人好…黎孜念也哭了,他親吻著白若蘭淚眼模糊的臉頰,哽咽道:“若蘭,你不知道,我守著你有多高興,我每天都恨不得笑出聲音,這世上沒有什么比得過你的陪伴還重要。那些冰冷的夜,我心冷,那些難以言喻的悔恨,我心疼,哪怕是有一天我們熬不過這歲月,你也要在奈何橋上等等我,他們都說地府路難走,我不會讓人你獨自前行,我陪著你,不管在哪里…”

  “別說了,你這個呆子!”白若蘭用力咬住他的角,血腥的味道蔓延鼻尖,她的目光忽的清明了一下,若有所思的說:“你欠我的,慢慢還吧…”

  夜已深,一切都顯得寂靜無聲。

  吉慶二年,皇后娘娘白若蘭又誕下一子,圣人高興,舉國慶,大赦天下。他借此機會命人整合律例,修正了關于后宮一后四妃的名頭。

  至少在吉慶年間,除了皇后娘娘白若蘭一人以外,后宮無妃。

  吉慶三年,靖遠侯去世,享年八十歲。太后娘娘悲痛絕,黎孜念象征祭奠一番,轉臉將南域西山軍還給隋家,隋家武將正式回歸朝堂。

  遠征侯歐穆的封地正好在靖遠侯封地里面,新任靖遠侯是并沒有本是的白容容丈夫。靖遠侯府內部勢力面對兩個侯爺,一分為二,漸漸生出家宅不和的傳言…

  吉慶五年,長公主被賜婚嫁給遠征侯歐穆長子。歐穆長子逃婚,黎孜念大怒,對歐穆隔了心。送親路上,長公主黎回心失蹤,皇太子團團憤怒至極,尋人揍了歐穆長子,打斷了他一條腿。為了讓團團可以成為一名合格的皇帝,黎孜念待他頗為嚴苛,反倒是長公主黎回心疼他異常。

  吉慶七年,黎回心重新下嫁,卻是許配給歐穆不受寵的小兒子,這卻是另外一個故事了。只知道那個小兒子雖然是個漢子,卻待公主殿下忠犬異常,其他女子皆入不得他的眼睛,為了長公主,連兄長和父親歐穆都得罪死了…

  吉慶九年。團團殿下年十六歲,正是登基為帝,國號昌盛。

  九年來,黎孜念關心民政,不論出身善用賢才,除了政事以外皇帝生活比老百姓還要簡單枯燥,就是守著皇后娘娘白若蘭過小日子。

  所以這九年來,是大黎國最為平穩安順的九年…

  當一切塵埃落定,白若蘭和黎孜念起程回荊州。

  該放手的,終歸要學會放手。

  孩子是雛鷹,不可能呵護一輩子。

  清晨,夕陽的余暉照亮了石板路的水珠,閃閃發亮,黎孜念攥著白若蘭的手,說:“昨夜下雨,下了一整夜。我起來關了窗戶,怕吵著你!

  白若蘭輕笑,說:“你又一夜沒睡吧!

  黎孜念沒吱聲,轉移話題道:“我們上路吧!

  白若蘭猶豫片刻,嗯了一聲,說:“孜念,你知道嗎?最好的救贖是便是陪伴…你不要再擔心害怕了,前面是一座橋,我答應陪你一起走!

  片刻,黎孜念淚面。

  他握緊了她的手,道:“走吧。若每個人的最終都是一缽黃土,你無需等我,我會隨風追著你,總是會找到的。若蘭,你不是我的命,你就是我的一輩子啊…”白若蘭垂下眼眸,豁然的笑了。

  前路漫漫,別讓仇恨彼此傷害,模糊了活著的初心。

  一座橋,美人如畫,笑似桃花,男子俊逸非凡,貴氣天成,明亮的暖沖破云層,雨停了,天空變得碧藍如洗,映襯女子清澈的眼睛閃耀著別樣的光芒,那男子的眼瞳,好像墨,深邃沈靜,閃著無法克制的水花。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本圖書由(慕寒雪影)為您整理制作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貴女白若蘭   下一章 ( 沒有了 )
謝齊人家沈如意男主請回頭蒔花記重生末日游戲雪姨很忙狼后毒辣特工王妃農家小女,嫁穿成師徒戀的窈窕世無雙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馬曉樣最新創作的免費架空小說《貴女白若蘭》第108章 就這樣結局①及貴女白若蘭最新章節第108章 就這樣結局①在線閱讀,《貴女白若蘭(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貴女白若蘭的免費架空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www.1576832.live)
幸运365开奖网站 北京pK拾开奖结果 中国体育彩票网站 安徽25选5开奖视频 什么原因导致股票下 股票涨跌幅度是看昨天的吗 今日大盘上证指数多少点 11选5高手实战经验 幸运快3大小单双技巧 中国投资理财公司排名 赌博app下载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