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如意》第78章終及《沈如意》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仙小說網
八仙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仙小說網 > 架空小說 > 沈如意  作者:粟米殼 書號:49728  時間:2020/4/22  字數:10641 
上一章   第78章 終    下一章 ( 沒有了 )
  封晏黑沉著臉去開的門,門外長樂郡主哭花了一張小臉巴巴站著門口, 看到封晏還使勁往里面張望, “沈姐姐呢…”

  “不方便!狈怅坛林佳, 眉心緊鎖, 頗是不耐。

  小郡主就是光掉眼淚不說話。

  沈如意在里面聽見動靜, 已經是利落穿好了衣服走到門邊“小郡主怎么了?”

  “…”封晏沉默, 到底還是順著她的意思稍稍側身讓了道。

  小郡主被沈如意帶進了門, 問也不答, 止不住的傷心。還是跟著來的婢女解釋, 是因為氣急跟侯爺爭了兩句跑出來的。眼下天色已晚, 還望封夫人能收留一夜。

  “夫君…”沈如意叫封晏那目光盯得莫名有些心虛。

  封晏杵在門口的身影融入背后的黑暗中, 形成一,良久, 才沉沉開口“是為云渙國使臣求親之事?”

  小郡主噎了一下, 點了點頭, 云渙國使臣今抵京入宮面見皇上,便提了和親請求, 以固兩國邦。然宮中并無適齡公主能出嫁, 便放在了世家重臣之女上。長樂郡主也在其列, 雖眼下還未定下,可已經叫收到消息的小郡主急壞,生怕萬一被選中和親, 便同忠君之臣的廣平侯爭執上幾句,一氣之下跑來了將軍府。

  “當年封老將軍都打到他們家門口了,還不是送上美人,每年朝貢,現如今憑什么得讓咱們和親!”那名婢女猶是替主子著急氣憤“聽說那地兒的人都茹飲血,一個抵得上兩個大梁人那么高大,皮膚黝黑,那跟黑熊有什么分別!郡主是擔心…”

  小郡主紅著眼眶,她就是喜歡一個人,除了那個,她哪個都不想嫁,可偏偏所有人都知道,就那人揣著明白裝糊涂,恪守著師徒本分,真叫她后悔當初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可眼下這情況她是真不知該怎么辦了才好,而看到林紹之的無動于衷,她何嘗不是心累了“我是想明白了,師傅他…他根本就不喜歡我,就是我剃頭挑子一頭熱,反給人造成了麻煩,我…還是去了這三千煩惱絲,出家當尼姑去!”

  沈如意連忙將針線簸籮里的剪子讓人拿走了去,對于小郡主風一陣雨一陣的,實屬是哭笑不得“和親這消息你是從何知道的,可有找過我大哥?”

  “太后娘娘那,說起來,說是許久沒喜事,順道給皇上沖沖喜!毙】ぶ髂四ㄑ,似乎是想維持矜持自傲,可沒繃住傷心開口“我去找師傅想轍子避,可是他沒理我…”

  沈如意詫異,她分明看大哥對小郡主照顧頗多,單說出于道義都不會袖手,怎么可能…然看著小郡主又傷心啜泣的樣子,溫柔寬慰“皇上還沒指婚,說明事情還有轉圜的機會,辦法總會想到的,今個先好好睡上一覺,可好?”

  小郡主由著她侍過洗漱,一道上了,情緒已經平復許多,才后知后覺道:“…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休息了!

  “不會,阿晏他…喜歡書房!鄙蛉缫庹f這話自己心中都不由一虛,緊忙整了整收拾出來的新被子做掩飾,替她蓋上“睡罷!

  此時,書房一人窄寬的軟榻上,封晏枕著手仰面躺著,月光清輝透進,清幽幽的,他翻了個身,良久,又翻了回來…孤枕難眠。

  三月六,皇上于宮中擺宴宴請使臣,群臣作陪。沈如意隨封晏一道入宮,而封墨臺則攜了封文靜前往。后者一勁兒粘了沈如意身邊,出門前刻意虛畫了妝容,待看到宮中參宴的女子,卻是后悔對自己下手輕了,卻不想臨到入席全被請去清理了妝容。

  回來后的封文靜心思惴惴,腦袋低垂。

  沈如意望著龍椅上的那位,與她附在耳邊低聲透了內情,這才使得封文靜放下心來。今兒是使臣回國的日子,皇上已有人選,哪是她們這些虛把戲能糊過去,反而令云渙國瞧了笑話。而小郡主那…

  女眷席的前側,同樣惴惴不安的還有長樂郡主。她正坐了使臣對面,對上使臣那尊容都不敢再看第二眼去,就差擺了一副愁苦面容。

  按說,使臣代表的是一個國家,自然得選精神面貌佳的,然云渙國的使臣…倒沒有小郡主眼里那般不堪,也只勉強過得去罷了,高高壯壯,虎背熊,連她身邊的托亞公主也是異常高挑…

  沈如意事先收了大哥消息,卻不想是小郡主錯。那她找去時,大哥閉門不見其實是在宮中,歷經元景帝重重考驗方是許了長樂郡主,本太后就不舍得長樂和親,又知曉她女兒家的心思,便有意讓元景帝為難為難,最后還是高興兩人成事兒,懿旨賜婚。

  只是小郡主卻鬧了脾氣,反而是錯過…

  席上美酒佳肴,歌姬舞娘,觥籌錯間盡展大梁富饒風情,又設了玄機奧妙。這宴席是寧王辦,既是送別宴,亦不乏有震懾的意思在。近年來,云渙國始終秉承重武輕文,擅長騎之術,兵強馬壯,野心,選此時機來大梁求親,恐還另有想法。

  “阿木扎一路行來已經見識了大梁風土民情,泱泱大國,地大物博,想必也是人才濟濟,阿木扎仰慕大梁文化,偶然間得了一副好聯子,奈何沒有好的應對,可否請大梁的才子對上一對!卑⒛驹纫趾髶P,這番場面話一出,若大梁沒有人能應對恐是有失顏面。

  寧王坐在皇上下首,似是感染風寒,執著塊帕子時不時掩了咳嗽,此時聞言擰眉似是不虞。

  身著明黃龍袍的元景帝挑了挑眉“倒是不妨一試!

  “三光月星!卑⒛驹h視過在場眾人,出題。

  這句說了三樣發光的器械——太陽、月亮和星星。而聯語中的數量詞,必定要用數量詞來對。這副用了個“三”字,對句就不該反復。而“三光”之下只要三個字,那么,不管用哪個數量來對,下面跟著的字數,不是多于三,就是少于三。

  此句在云渙國是絕對,無人能答。使臣說出后,便看了在場的官員面,細碎耳卻始終沒有人敢出來應答,隱了一絲自得。不口“出這題的是我云渙國的智者,整整百年都無人應答,大梁無人能答…也在情理之中!

  話雖如此,可神情姿態卻甚是高傲,暗藏嘲諷。

  “百年無人對,那你們云渙國可真是人才沒落!毕g一道清潤男聲響起,林紹之擒著酒盞,仿佛是思忖間就對上了“三光月星…四詩邃密頌!

  “什…什么四…?”阿木扎只聽著工整,卻不知其意。

  “看來云渙使臣對我國文化還不甚了解“詩”是《詩經》,分為《風》、《雅》、《頌》。而《雅》是周人的正聲雅樂,又分《小雅》和《大年夜大年夜雅》,與《風》《頌》合到一起正好是四局部!迸c林紹之一道坐的封晏啟口,目光睨向,語帶調侃地回敬了回去!吧頌槭钩,且身負交流文化之職,還是該多讀書才是!

  “哈哈哈哈…”元景帝發出一陣朗笑聲,不復方才窒悶心緒“對的不但工整,更是絕妙。林愛卿該賞!

  殿中大臣紛紛附和,斟酌細思之下都道此對再絕妙不過,稱贊聲之下反倒讓出對之人黯淡失了許多。

  使臣臉上一陣青紅錯,就好像自己憋了大勁兒對付對手,偏對手輕飄飄地化解,反給受了一肚子憋火。

  旁邊的托亞公主嫣然一笑,絲毫不為所動,只將目光投向了二人,眸中暗暗涌動光彩。她從酒案后起身,款款而行到殿中朝著金鑾寶座上的元景帝行了個外邦之禮,隨她一道出列的還有名雙手舉托長琴的婢女。

  只見那琴身不知是何所制,造型又有別尋常,托亞公主含笑側身,指尖拂過琴弦,不過是靈巧撥了幾下便淌出一陣清越樂聲,余音繞梁不散!斑@琴是我國長壽鳥之骨所鑄,有長壽綿延的寓意,托亞在此為大梁陛下獻琴一曲,祝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大殿一片寂靜。

  元景帝沉著點頭,遂讓太監搬來琴案座椅。誰料托亞公主只了裙擺利落坐在圓凳上,古琴并不擺在案臺,反而平擱于自己雙腿之上,姿態從容閑適。在場眾人見狀哪有不稀奇的,可她卻揚眉而笑,一副成竹在,游刃有余的模樣。

  須臾,只聽琴音接連逸出,時急時緩,忽高忽低,便是單個音都能在她手中變化中數種不同來。細細聽來琴聲一改往昔常見的沉緩悠揚,反而處處透著外風情,聞之叫人心馳神往。非但是懂得音律的人聽得了各種妙,就是不知此道的人都沉溺其中。

  待一曲終了,殿中眾人竟大都沉醉在余音當中未能立即醒神。托亞公主環視周遭,自然的不乏自得神色,輕輕啟了紅“聽聞大梁能人輩出,不知可有擅長此琴的高人,也好讓托亞開開眼界?”

  元景帝眼中不悅一閃而過“既然托亞公主有意切磋,那便叫…”他舉著的手懸在半空,叫人覺得似乎是在斟酌,繼而點了殿中司樂太監那一行“便叫朕宮里的琴師試一試!

  這被點了明的樂師自知這有關國體,更是打了十二分的小心,準備拿出必勝絕技一現?烧l料幾番嘗試之下竟連琴弦都不能撥動…

  托亞公主早料會有此狀況,只做了驚詫模樣“此琴在我家鄉是再稀松平常不過的玩意兒,難道泱泱大國竟沒人會…”

  琴師立時跪在了地上,叩首求饒,元景帝面上笑意凝結。

  一時大殿之內無人再敢出聲。須知宮中司樂太監各個技藝非凡,已是各種翹楚大家,這琴師竟不能彈出聲響,可見這琴非但是模樣古怪,彈奏方法也一定異乎尋常。眾人皆未見過此物,不知如何,又有前車之鑒,自然再無人敢草率去試。

  元景帝臉色漸漸寒了下去,袖中手不由握了拳頭暗暗發力。

  “皇上,可否容臣婦一試?”

  正當此時,一道女聲破寂而出。

  托亞公主睨向開口之人,眸中劃過光,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稍稍一側身,讓出了琴。

  元景帝點頭,面色終于稍稍轉霽“你去試試——”

  沈如意便在一片或驚訝或擔憂的目光中落了座,輕輕擰動一下,竟有樂聲淙淙而出。只見她不待分毫停歇,纖細指端不斷在琴弦上翻轉捻撥,曲子緩緩淌而出。與托亞公主的不同,大氣不失細膩,抒情不乏昂,瞧著在座的神情,明顯后者更打動人心。

  林紹之噙著笑。

  封晏亦是凝著,清冷的表情起了顯而易見的波瀾變化,眼底狂熱。

  托亞公主本就不喜撫琴之人容貌,如今更對她吸引了她中意男子的目光更是暗暗皺了眉頭,暗是盤算…

  “此琴利用獸骨來做機關,常人只知這是琴,若是不知道機關如何能撥動琴弦。公主有意隱瞞機關所在,以己之長,顯彼之短,可是欺人?”一曲罷,沈如意淺笑道,笑意卻未達了眼底,心里頭早對其看封晏與她大哥的目光不喜,她先前看過云渙異聞錄,如何不知曉這位公主好強擄男子充入后宮的荒做派。

  托亞公主神情陡然一變,眉宇間透出怒容,叫人覺得有種恨不能殺之后快的沖動。

  “切磋而已,托亞公主若還想開開眼界那朕再遣人去就是。至于和親云渙之人…朕已有人選,乃是大學士文良之女,此女博學多才通古論今,正合適不過!痹暗圻m時啟口,下了定論。

  托亞公主和阿木扎使臣的臉色都不大好看,兩次受辱,加上大梁皇帝所說的大學士之女,豈不是在打云渙的臉,暗指不開化。

  忽而,阿木扎使臣目光掩掩,道是有國寶回禮相贈,元景帝正是心悅之時,哪會拒絕,隨即便有云渙國侍從抬上一只木籠子。

  華蓋揭下,是只五彩斑斕的大型鳥雀,羽上華光溢彩,與透進來的光線折光幾乎刺得人睜不開眼。

  這不過是電光火石之瞬的事,四名抬籠的云渙國侍從趁機往前,直往寶座而去。先前還歌舞升平的大殿瞬間充了轟然的爆炸聲響,在太監尖聲喝斥護駕的驚叫聲中血腥味不斷濃重起來,整個宴廳陷入混亂。

  眾人紛紛往后殿涌去,被踩踏的慘叫聲此起彼伏,哄哄成一團。

  沈如意本拉著封文靜逃離,卻被人群沖散,慌張無措中被一雙溫暖熟悉的大手握住,便緊緊隨了那人躲閃。待退到宮殿另一壁,方是看見封晏沉凝的面色,目光緊張查探自個。

  “我沒事,文靜呢?”她倚靠這那人堅實膛,稍是定下心來。

  隨著問話,她順了封晏找尋的目光看了過去,待充硝煙味的濃霧散去,便看見曹駿趴在封文靜死死護著,后背一片血模糊,明明受了那么重的傷卻還是不忘將封文靜帶去安全處,倒是令人動容。

  封晏見文靜由曹駿護了安全,眉宇之間有一絲松懈,旁的封延卿和封墨臺互相扶著站起,都是在爆炸來臨之際用桌子擋了下,并無受傷,不多時便過來與封晏匯合。

  “這些侍衛…是那幫云渙蠻子的人!狈庋忧淇聪蜷T口堵著的侍衛,雖然是作大梁將士打扮,可從身形面貌上還是能依稀分辨出一些。而后便分神看向了主座龍椅旁,與元景帝并立一道的寧王,在侍衛團團護衛之下當是安全。

  “有些奇怪!狈怅倘ψo著嬌娘,皺起眉頭。

  封墨臺看向封晏懷里的,即便是如此危機時刻,也不見她跟殿內女子一般驚慌失措大叫,刮得他耳膜疼,便不由多看了兩眼。

  “我怎么覺得…”封延卿正凝向假扮大梁的云渙死侍,啟口之際又涌入一批將士,御林軍趕到,兵戎相接,緩解了困局。

  “云渙國借獻寶圖謀不軌,意謀害,狼子野心,其心可誅,給本王全部拿下!”寧王驟然喝道。

  眾將高聲應和,如何能在自己的地盤上讓別國如此肆意妄為,俱是被發了戰意,而云渙國發動攻擊本就是冒險,短攻未得手卻是陷入被動。

  托亞公主和阿木扎使臣被護著占據殿內另一方,阿木扎使臣眼見殿內情形,直視元景帝身旁的寧王神情憤怒:“寧王殿下,這就不合我們當初的約定了罷!

  此話一出,全場嘩然,這襲擊竟是寧王勾結云渙所致!

  封延卿猛地看向,同樣掃見了元景帝驚疑的眼神,自古君王多疑,心陡的一沉。

  “胡編造,吾皇圣明豈會中你們的計!”寧王沉著面色喝道。正是往元景帝身旁去了一步,卻不料侍衛俱是護著元景帝退了半步,一雙柔眸中劃過痛意。

  “殿下,你不仁就休怪我不義!”阿木扎此時的表現完全是和寧王撕破臉般,咬牙恨恨“是您說太子已廢,元景帝幾番病重命懸一線仍不肯放權,您等不及,想借這機會由我們替你達成所愿,可沒說要付出我們的性命為代價!”

  “休得口胡言!”封延卿于殿內猛地暴起。

  寧王佇立原地,承受四面八方意味不明的探究視線,反而鎮定下來般“臨死還要咬上一口,本王…”

  “皇上,皇上——”太監扯著尖細的嗓子失控大喊,一壁扶住突然倒下的元景帝發著抖地喊著御醫?稍茰o的蠻子堵了去路,別說御醫,就是連個蒼蠅都飛不進來。

  寧王神情陰郁,猛喝:“還快不些將人拿下!”

  “皇上,皇上沒氣兒了…”太監抖著手指探過了元景帝的鼻息,一下癱軟在了地上,慟哭起來。

  殿內所有人俱是屏息一震,突的下跪,大呼皇上。

  “殿下達成所想,又何必裝腔作勢呢!卑⒛驹測測開口,依舊是引導輿論。

  因為云渙死侍身攜炸藥,戰到最后便自我引爆,大大加劇了傷亡。寧王親自執劍,不顧底下勸阻勢要生擒托亞公主與阿木扎使臣來控制,只是剛行到半路,卻聽到一聲熟悉喝令。

  “將這些逆賊拿下!”正這時,太子身披甲胄出現殿門口,涌入的一批軍將云渙國死侍團團圍困起,將抓到的一名云渙國探子扔到了殿內大廳!皩幫,你勾結外敵謀害父皇,證據確鑿,還不速速伏法認罪!”

  太子的出現更是令本來就混亂的場面愈演愈烈,在場的只看見刀光劍影呼嘯,而較于明顯有備而來的太子,寧王漸是力不從心,不多時便被太子的人控制住。

  “你被囚東宮,如何能出來!”

  “聽聞父皇深陷危機,寧王包藏禍心,本宮當然不能袖手!”寧頊瞥向他,嘴角出一抹嗜血笑容。隨后望向御林軍扶著的元景帝方向,痛心呼道:“父皇——兒臣救駕來遲!”

  然其中卻有人阻攔他靠近元景帝,似乎遠遠將人隔離開來。

  寧頊暗暗顰眉,與阿木扎暗中交接一眼,被圍困的死侍中一名男子衣衫爆裂,猛地震退了鉗制他的人,直直撲向元景帝的方向。

  “小心——”寧王突的瞪大眼眸,在那人摸向腹部之際同樣掙開了束縛…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爆炸聲轟的炸開,于元景帝前哪還有寧王身影。大殿內彌漫著一股刺鼻的硝煙味混著血腥氣,與血渣滓,散落在地。

  眾人俱是叫這一幕深深震撼“啊——!”人群中封延卿撕心裂肺的喊聲穿透,卻是被封墨臺死死攔住。

  沈如意亦是瞪著眼,仿佛不能從那一幕中回神,攥著封晏的袖子“寧…寧王…”

  這一下,宮中眾人俱是炸開了鍋,震撼,憤怒,唏噓…寧王以身護駕的行徑,便教太子所說弒父篡位罪名不成立。

  廢太子寧頊神情詭變,似乎也叫這一變故驚了一瞬,不過片刻便斂下眸子,都死了么…他背向著,幾乎克制不住內心的激動。

  撫向金光閃閃的龍椅,這…終于是他坐的了。

  整個殿內,昏的昏,死的死,傷的傷,余下的被太子的侍從控制,眾人都不是傻的,當然覺察這件事的不對勁,以及這位廢太子隱隱透出的意圖。

  “寧王以身護主,絕不是謀逆之徒,反是您,出現時機如此巧合,分明是別有——”

  耿直的老臣剛提出異議,話還沒羅卻被血濺當場,一雙渾濁眸子映出寧頊殘酷神情,慘然倒地。這血腥殘暴的一幕,令余下眾人俱是屏息大驚不敢妄動。

  這位,慣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而今,還有什么不明了的。

  寧頊俯身探過元景帝鼻息后,回身作勢悲痛“寧王勾結外敵弒父篡位已被本宮就地正法,父皇駕崩,吾等甚是悲痛,爾等且都散了。今之事如何,本宮不想聽到另一個說法!

  隨著話落,殿內依舊是鴉雀無聲。沈如意突兀察覺一道視線,追尋而去,卻看見隨著太子身后入殿的一名男子嗜血地凝著她們這一方向。

  她輕輕扯了扯封晏的衣袖,示意他往那看去。

  封晏順從,目光相對,寒意暴增。

  “未來的皇帝陛下,這些人恐怕不會順從您,可否交給我處置呢?”男子啟口,帶著明顯的惡意與猙獰,是指了悲痛絕的封延卿道。

  寧頊掃了一眼封家幾人,瞬時明了,輕輕哼應聲算作應答,比起眼下的成功,這些就不算什么了。

  男子手持刀劍,銀光冷冽,仿佛是在研究要將他們如何開膛破肚的好。殿內,膽小的婦孺低下頭不敢看接下來的血腥一幕,封家便是第二個被開刀的,亦是明晃晃的示威警告,叫這一眾心肝顫動。

  沈如意的手被封晏攥了一下松開,看著他不經意擋了自己身前,一面暗暗同自己代城北營衛會護衛她的安全,只消她到時混在人群逃出去,別再和封家扯上關系…

  她站在他身后,望著那一堵堅實后背,含淚搖頭,想要拉回他的手,不愿獨自茍活。

  “我不走,阿晏,跟我一起回去!鄙蛉缫庠谒澈罂嗫喟。

  “大粽和小粽在等你回去!狈怅痰穆曇粼桨l低沉,透著濃濃的眷戀不舍。以桌上器具相抵,那殺意冷冽的劍光,封墨臺意會,與他配合,給了沈如意逃脫的時機。

  殿上動武本就是忌諱,在封家反抗的開始便注定一門覆滅,而烏蒙族烏拉氏本就不會給他們活路。封墨臺與封晏一同護著封延卿,奈何寡不敵眾,身上漸是掛彩,不多時已難用狼狽形容。

  沈如意被好心的掩在人群中直直凝著這一幕,死死咬住了下,不顧周遭憐憫視線,在劍意穿透封晏身體的一剎猛地沖出去將那行兇者撞開。

  封晏在沈如意沖出救他的一刻震驚懊悔,瞬間又是柔和目光,貪戀注視。

  “好,都是送死的,就送你們一塊上路!”烏拉氏猙獰笑著,看著脖子上同樣擱了刀劍不能動彈的女子,眸中渲染上深意“不過,如此絕…”

  封晏神情陡然一變,凝聚戾,拼著最后力氣,與沈如意一道決然赴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烏拉氏不妨有變“找死——”

  正要還擊之時,卻是被萬箭穿心而過,維持著舉刀的姿勢,不置信回首,卻是看到夢中惡鬼的樣子。再低頭看了自己身上數支箭羽,驚詫怨恨地轟然倒地。

  甲胄摩擦發出的聲響有秩響起,伴著封肅渾厚男聲領軍而入,再度包圍!俺甲o駕來遲,請皇上恕罪!”

  寧頊神色大變,未料封肅會突然率兵殺回。

  封肅所率乃是皇上御用之師,卻是中了烏蒙族的調虎離山之計,所幸未遲,撞上了太子宮一幕,可謂錯。

  “封愛卿,咳咳,還為時不晚!痹暗鄣穆曇糇院蠓接挠捻懫,在寧頊震驚眸中,由人扶著走到了跟前。

  …

  永業十八年,太和殿修繕完畢,幾乎讓人忘了那一慘烈。當元景帝只是一時昏,而寧王卻…封肅攜著鐵營衛與寧王暗設三軍,救眾人于危難,獲封一品國公。

  烏拉氏小王子身死,那些隨從悉數處斬,至此烏蒙族全族覆滅。廢太子寧頊柔成,妄蓄大志,羽相結,弒君謀逆被貶西涼,永世不得入京。大梁與云渙國開戰,由封墨臺率兵攻打,整整三年,最終割地投誠。

  一晃兩年,而今正是小皇子寧懌受封太子之。

  鎮國將軍府,容貌殊的女子著了一身貴氣命婦裝扮,伸手替已貴為太傅的男子穿戴上朝服!敖衲赀^年,四叔回來么?”

  “說是等四嬸燒火能不把房子燒了就回來!狈怅虖澠鹱旖。

  當年他們所有人都以為寧王死了,卻不料是其將計就計詐死恢復了女兒身,只是因為容貌緣故,再不涉足京城,反而在云南洱海畔過起了閑云野鶴般的生活。

  “咱們也可以去看看。說好出去走走,竟一直耽擱到現在!鄙蛉缫馓嫠硗觐I子,看向小上酣睡的粉團子,不由嘴角泛笑,小女兒是小年生的,就叫團子。

  封晏懷抱佳人“在那之前可以先去新府邸瞧瞧!被噬嫌n的太傅府邸,算不得多氣派,卻是二人以后的家。

  沈如意的眼眸亮了亮,自然知曉封晏想離開封府的意圖,而先前宋筠溪悄無聲息死在柴房的事也足夠讓人覺得府里糟心的。她沒看見,卻是聽說當時尸體已腐爛,臭氣熏天,蟲蟻橫行,死相甚是凄慘…沈如意回憶一瞬,便教這好消息沖淡了。

  “果然這衣裳是你穿著好看!狈怅虜堉身,雖然生了三個孩子,卻依舊如初纖細,舉手投足,更顯風韻…

  穿繡有九對翟鳥的翟衣,素紗中單,黼紋領,用朱縠鑲袖口及衣襟邊,蔽膝繡翟鳥兩對,是封晏一件一件替她穿上的,此時探入更是順手。

  沈如意倏地瞠圓了眸子“這時候…你別鬧!”

  封晏凝著嬌娘面龐飛起的緋紅云霞,眸光沉沉“我算過了時辰,完全來得及,我就想…你穿著,我們…”他附在耳邊低語。

  沈如意臉色紅透,卻是抵不過他力氣,漸漸癱軟下身子,偏這人還故意自己衣衫完整,而她卻半褪,畫面簡直…

  拍門聲重重響起,卻是從低的地方傳來,顯然是夠不到上面所致。

  “…”“…”“爹,娘,我們要看妹妹!”大粽在外頭扯著嗓子喊。

  “…成天看有什么好看的,去找別找人玩!”

  封晏話落,就聽著門外嘰嘰喳喳鬧了一陣。

  “姐姐——”沈啾啾和林胖胖跟著喊。

  “咕咕啊——”比較細弱的是林紹之家的,剛剛一歲多,走路蹣跚,硬是要湊熱鬧。

  “娘,哥哥著我,痛…”

  不遠處,林紹之和曹駿等站著,笑意深然。

  沈如意聽到小粽喊疼,連忙出來應門,便看見一胖乎乎的身影靈活鉆了房里,直往小上撲。而外面擠的包子們都快變形了“…”“不許吃妹妹手!”封晏制止的聲音傳來。

  沈如意回頭就看到大粽巴了一下,甚是委屈,他就是看妹妹吃那么香以為蘸什么好吃的了么…

  而后涌入的小鬼們嘰嘰喳喳地炸開了鍋,小里的團子似乎也醒了,眨巴眨巴眼盯著一群圍著自個看的,興奮揮起了胖嘟嘟小手。

  “妹妹在沖我笑!

  “她是跟我說話呢!”

  “她好可愛!”

  “…”屋子里被小孩子們的童言童語和歡笑聲充斥著,沈如意望向朝自己走來的男子,視線相接,仿佛有種歷經千山萬水后復歸的平靜淡泊。

  歷經兩世,雖有錯過,但總算是不辜負上天厚愛,余生共度,白首偕老。

  作者有話要說: 終于!寫完了!感謝前前后后出現支持這篇文的小天使們,是大殼更繼續的動力!離殤兒,玉煙,阿九,大雄,兔子的花蘿卜,立志做總攻1994,Rock Potato,桃花塢…包括后來的好多好多小天使們!感謝給大殼投了淺水魚雷的洣洣童鞋,話說頭一回收到這么大的地雷!還有扔了地雷的涼涼醬、公子玉煙、好大一只魚、唯有兔、李相與、皇家親親熊仔、pu70!愛你們!

  ————————

  這篇大概是最多災多難的時候包括現在還著鼻涕,不曉得為這天氣感冒一個禮拜了,但是依然抱著強大的熱情更完了啊哈哈哈哈,新文已開求支持哦!還有大殼的專欄求關注!專欄:一粒米 ←戳進去點下作者收藏~

  爪機不方便的可以直接戳作者名就可以收藏專欄和文辣,新文雖然瘦小,但是更起來很快喲~~

  本書由【坑爹小萌物】整理

  附:【本作品來自互聯網,本人不做任何負責】內容版權歸作者所有!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沈如意   下一章 ( 沒有了 )
男主請回頭蒔花記重生末日游戲雪姨很忙狼后毒辣特工王妃農家小女,嫁穿成師徒戀的窈窕世無雙傾城國醫六零穿書生活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粟米殼最新創作的免費架空小說《沈如意》第78章 終及沈如意最新章節第78章 終在線閱讀,《沈如意(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沈如意的免費架空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www.1576832.live)
幸运365开奖网站 股票行情图 内蒙古十一选五规律 上海大越配资 北京11选5走势图表一定牛 北京时时彩官网平台 大智慧手机炒股7.62 福建36选7中奖金额 七星彩今日开奖号码 体育彩票排列三走势图 贵州快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