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蒔花記》第4章.038及《蒔花記》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仙小說網
八仙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仙小說網 > 架空小說 > 蒔花記  作者:溫涼盞 書號:49726  時間:2020/4/22  字數:6209 
上一章   第4章 .03 (8)    下一章 ( 沒有了 )
。以前的謝蘭衣對她來說就像一朵漂亮的花,她以欣賞的目光看他,不會產生任何想要占有的想法。但如今,那朵花卻主動靠近她,剝去扎人的刺,張開柔軟的花瓣,將一切都呈現在自己面前。

  她的心里便隨之生出名為占有的惡魔,想將那花緊緊地圈在自己的小花園,只容自己欣賞,只容自己撫摸,不想讓別人看去他一點點。

  就像他對自己一樣。自從定下親事,他便以她的未來夫君自居,對待任何想要覬覦她的男人都不假辭,甚至連她跟大哥親熱一些都不許,讓她又惱火又窩心。

  然而當她看到別的女人目地看著他時,她終于明白了他的心情。

  那種想要將心愛的人的全部都據為己有的感覺。

  愛是獨占。

  她突然想起這么一句話。

  以前的她不在意他是否為她私有,因為她只將他當做朋友,然而現在,她的心境卻全然改變。

  那么…這是因為愛吧?

  她愛他。

  而他也愛她。

  相愛兩個字,或許就是世間最美好的詞匯之一。

  襄荷莞爾一笑,目光凝視著那個不再高冷,卻在她心里更加鮮活的人:“好啊,那你就當我們蘭家的上門女婿吧!”

  “一言既出?”

  “駟馬難追!”

  北邊戰事吃緊,劉寄奴不能長時間逗留,就連劉小虎也是剛剛成了親便要再度奔赴疆場,只是走時,已經換了婦人頭的田菁也要跟去。

  劉寄奴下次來還不知是什么時候,若慢慢為襄荷的婚期挑日子,說不準他到時有沒有事,回不回得來也做不得準。

  因此,在謝蘭衣的慫恿,襄荷的默許,劉寄奴的沉默中,蘭郎中大手一拍,直接將襄荷與謝蘭衣的婚期定在劉寄奴臨行前一,也就是說,留給他們的準備時間不過十天。

  剛剛因為趙小虎田菁婚事熱鬧了一場的秀水村再度熱鬧起來,而這次新郎新娘子的身份,也讓這熱鬧遠遠超出了秀水村的范圍。

  外面如何熱鬧襄荷不知道,遵循著新人成親前不得相見的習俗,自從定下婚期那,她便再也沒有見過謝蘭衣了。發請帖、請知客、訂酒席等雜事自有蘭郎中和劉寄奴料理,她這個準新娘子只要躲在閨房繡嫁衣就好了。

  當然,她的女紅功夫是萬萬繡不出一件像樣的嫁衣的,因此不過是在基本已經做好的嫁衣上繡兩針做個樣子罷了。

  原本因為時間倉促,她還以為只能去城里繡坊買現成的嫁衣,那樣非事先定做的嫁衣自然不會太好,而且說不定合不合自己心意。雖然最重要的是嫁的人,而不是嫁人時穿的衣服,但畢竟一生只有一次,沒能穿著最美的嫁衣出嫁,心中總是難免有些小小遺憾。

  但謝蘭衣卻又給了她驚喜。

  分開后的第二天,謝蘭衣就送了兩大箱子的東西到蘭家,其中就包括一件做工精致卓絕的嫁衣。

  那嫁衣顏色極正,紅如烈火,一層層絹紗堆疊墜地,倒有些像是現代的婚紗。襄荷在看到那嫁衣的一刻就有些怔愣,因為她想起,自己似乎曾經對他說過,希望自己出嫁時嫁衣如火,裙擺綿延,又描述了一番現代婚紗的模樣。

  那時候,他們還并未挑明心跡。

  送嫁衣來的人說,箱子里的東西都是謝蘭衣在外三年游歷時四處尋來或自己親手所做。

  箱子里還有一整套的新娘頭面,用料雖然也珍貴,但最難得的是工藝都極好,絕非倉促之間能夠做成的。

  除卻嫁衣頭面,箱子里還有許多小玩意兒,大多是各木料雕成,有簪子,有步搖,有手釧,有掛件…甚至還有兩個木雕的小人兒,男娃娃坐在椅子上看書,女娃娃從他身后探出半個身子,調皮地要搶書。

  娃娃的神態活靈活現,衣飾打扮,五官面貌無一不跟她和謝蘭衣極其相似。

  翻看著箱子里的東西,襄荷心中終于恍然。

  這些東西自然不是一時能夠準備好的,恐怕從三年前離開襄城,他就已經在搜尋或制作這些東西。

  所以,他在離開時就已經喜歡她了么?

  襄荷眼睛忽然變得酸酸的。

  既然喜歡,又干嘛要離開,離開了又傻不拉幾地準備這些東西,萬一等他回來她已經許親嫁人了呢?那這些東西他要怎么辦?

  傻瓜。

  她輕輕在心里罵了一句。

  最后定了婚禮在秀水村辦。

  到了真正成親那,秀水村熱鬧地像是整個村子都在辦喜事一樣。襄荷書院的山長同窗來了不少,與鶴望花鋪有往來的商戶甚至顧客也有許多不請自來,蘭郎中又一直與人為善,幾乎不賺錢的醫館一開許多年,有意無意地便結了許多善緣。

  見酒席擺在蘭家,來客們都以為新郎官真是要入贅了。在場的除了書院的幾位山長外,幾乎無人知道謝蘭衣的身份來歷,都以為是突然冒出來的,不過因為長得好,又無家無業身有殘疾好拿捏,才被蘭家招了做上門女婿。

  而當知客們唱禮單的時候,人們就更確定謝蘭衣是入贅的了。

  禮單上都是恭賀襄荷大婚,或者蘭郎中愛女大婚的,半晌卻沒聽到一個恭賀新郎官大婚的。

  雖然沒人明說,但暗地里埋汰新郎官幾句還是難免的。

  直到一聲“墨門第四十七任矩子墨含章賀謝師大婚,路遠難至,特贈機關人一具,聊表寸心!睆穆曇袈燥@驚訝的知客口中出來,人群便猛然像炸了鍋般沸騰起來。

  能被墨門矩子稱“師”的人物!

  還有機關人!

  墨院院長相里渠當即就是一個趔趄,要不是旁邊人攔著,當即就要搶了知客的禮單過來看。

  然而墨門矩子的機關人還只是開始,接下來,知客一連唱出一串名字,都是恭賀謝蘭衣大婚。這些名單上的人,有到場的,有只送了禮來的,有如墨門矩子這樣聲名顯赫的,也有全無人聽聞的,其中另一個能稍微跟墨門矩子相提并論的,便是川蜀的一個醫道圣手楊易道,與醫院院長茍無患并稱“南楊北茍”

  這哪里是沒錢沒勢靠著女人吃軟飯的小白臉,這分明是隱世不出的高人,專門來打他們這些人的臉的!

  先前做出那樣猜測,并且私底下跟同伴嘀咕過的來客們淚面,只覺得,臉,好疼qaq

  113|8。08

  熱熱鬧鬧的唱過禮單后,震天的鑼鼓鈸鐃響了起來,而新郎新娘,也開始拜天地。

  襄荷被喜娘牽著,眼前只有蓋頭的紅色,看不到任何人的面孔,耳邊嘈雜紛紛,人語沸沸,鈸鐃喧喧,震得她幾乎聽不清司儀的高喊聲。

  然而她卻清楚地聽到,就在自己面前,謝蘭衣腳上的機關輕輕叩擊地面的聲音——為了能夠親自拜堂,他做了一個可以短暫站立跪拜的機關。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對拜。

  三拜之后,始成夫。

  賓客們一一落座,而襄荷卻在喜娘的攙扶下上了轎子。

  不像賓客們猜的一樣,謝蘭衣并非入贅到蘭家,只是他事先便跟蘭郎中說好,婚禮宴客都在蘭家辦。

  襄荷曾經偶然間跟他抱怨過,說如今的婚禮都只在新郎家里辦,宴請的客人也幾乎都是新郎這一方的親朋,這對新娘子,尤其是新娘子的父母來說真是太不公平。熱熱鬧鬧吹鑼打鼓地將人家養了十幾年的女兒娶走,轉眼只剩一對老人和地凄涼。

  所以最終定下婚禮在蘭家辦,拜過堂之后再回到玫瑰園,而那里也將是兩人今后居住的地方。

  謝蘭衣還跟蘭郎中說了,無論兩人最終生下幾個孩子,第一個孩子姓蘭,不姓謝。只不過襄荷并不知道這些,她還在為接下來要面對的事忐忑。

  嫁人,成親,從此生活中的一切與另一個人緊緊地綁縛在一起,她活了兩世,卻還是第一次體驗這樣的感受。

  年幼時她還曾經想過,如果找不到自己喜歡,又能一心一意對自己的人,她就招個弱勢些的上門女婿,或者干脆一輩子不嫁人,守著爹,守著蘭家小院,就那么有些寂寞但起碼自由地過一生。

  那時候,她從未想到自己會遇上謝蘭衣。

  轎子伴著一路吹吹打打上了鶴望峰,許多跟過來的賓客閑人這才從旁人口中得知,新郎竟是住在鶴望書院里。

  花轎從書院穿過,一路到了仿佛藏在山中的玫瑰園。

  哥特式古堡上攀爬著無數月季,歲月沉淀下的沉穩墻體配上鮮的花朵,背靠著山峰的玫瑰園就像書中遙遠國度的宮殿。

  玫瑰園從未如此熱鬧過,門前石階上的青苔早已不見了蹤影,圍墻上的花枝似乎都在擺動著歡呼,空氣中彌漫著喜慶的氣息,往日的寧靜被喧囂代替。

  熱鬧了許久,夜降臨時,寂靜終于逐漸重回玫瑰園。

  謝蘭衣沒有親密到可以鬧房的朋友,襄荷這邊也沒人好意思鬧,于是最終,兩人相見時身邊除了喜娘,便再沒有旁人打擾。

  襄荷坐在撒了蓮子花生紅棗等物的大紅喜上,聽著外面的聲音逐漸弱下去,再聽到那特有的,謝蘭衣的輪椅碾在石板上的聲音,心臟忽然不受控制地跳了起來。

  推門聲響起,喜娘似乎說了什么,但她卻完全聽不到,只聽到輪椅聲慢慢靠近,隨即在自己身前停下。

  “襄荷…”她聽到他低聲溫柔地喚著她的名字。

  “嗯…”她臉上發燙,也低低地回了一聲。

  喜娘笑著催促新郎官快點挑蓋頭。

  喜秤一挑,兩人的面容剎那跳入對方眼中。

  襄荷平雖說不算不修邊幅,但因為常常要蒔花草農田,穿著打扮便比較簡樸,像今這般盛裝打扮,還是頭一次。

  蓋頭一去,出明花的面容,她微微抬頭,出一段白凈的脖頸,大大的水波眼如同兩汪深潭,漆黑的眼珠錯也不錯地看著他,順著翹的鼻梁往下看,抹了口脂的微微抿著,上翹出微笑的弧度。

  她看著他,眼的笑意,雖然還有些新嫁娘的羞澀,但更多的卻是喜悅。

  他也看著她,雙眼忽略了讓他感覺到不適的燭光,只將目光牢牢地鎖住她的眼。

  喜娘又笑著打斷了兩人的對視,端來合巹酒,遞到兩人手中。

  被一連打斷兩次,兩人都有些訕訕地低下頭,襄荷偷笑著瞥了他一眼,卻見他也在悄悄看她。

  接過酒杯,兩人手臂,仿佛彼此以為的藤蘿,各喝一半后換杯再飲,兩人不自覺的都將放在對方喝過的部位,將美酒與對方殘留的溫一起入喉。

  杯中酒飲盡,酒杯被一正一反擲于下,祈愿從此百年好合。

  不知過了多久,喜娘也退出了,房間里終于只剩下兩人面面相對。

  謝蘭衣幫襄荷將頭上沉重的鳳冠取下,低聲問:“累不累?”

  襄荷撇了嘴,摸摸肚子:“不累,餓…”

  謝蘭衣撲哧一笑,袖里便滾出一包油紙包的糕點來,打開油紙,拈了一塊送入襄荷口中。襄荷看著他好看的手指捏著那軟的糕點,頓時覺得肚子更餓了。她張嘴去咬,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腦子一,一口小白牙就將謝蘭衣修長的手指連同糕點一起咬了進去。

  糕點香香軟軟,手指溫溫涼涼,襄荷下意識地在那手指上唆了一口。

  謝蘭衣:…

  襄荷:…

  襄荷哭喪著臉,趕緊咽下糕點,將手指從口中吐出來。白皙的指尖沾著透明的口水,看上去莫名有絲…*。

  襄荷不自覺的咽了咽口水。

  謝蘭衣瞥了她一眼,臉上笑,手指并沒有收回,而是沿著襄荷的,一點點,慢慢地撫摸著她的臉龐。

  “襄荷…”他又低聲喚她,聲音里有著什么在壓抑著,幽深的眸子黑一般,幾乎將她了進去。

  榻突然下沉,謝蘭衣手一撐,身體已經從輪椅轉移到了上,恰好將襄荷蓋住,雙臂一攏,襄荷嬌小的身子便穩穩落入他懷中。

  “!”襄荷小聲驚呼,雙手下意識地推據,臉頰泛紅,眼睛飄向一旁。

  謝蘭衣低低笑了起來,湊到她耳邊,說話時鼻息都到她耳邊的皮膚,的:“別怕,我看了書的…”

  襄荷不由瞪大了眼睛看他,臉頰登時像是燒著的大火,眼含羞憤,像是在指責他怎么可以那么直白地說出來。

  謝蘭衣被她看得低頭咳了一聲,旋即卻又道:“唔,圖也看了——”一句話沒說完,便被襄荷捂住了嘴巴。

  襄荷眼珠子轉,半晌才想起怎么轉移話題。

  “那個…你先說…你怎么認識那么多人?還有賀禮什么的…若不是提前說過,哪能那么恰好地送過來?還有你送來的那一箱子東西,說,你是不是…是不是回來之前就肯定要娶我了?”

  謝蘭衣痛快地點頭承認,雙眼含笑,水潤地發亮,絲毫看不出有任何眼疾的樣子“不過,不是回來之前,是三年前。三年前離開的時候,我便對自己說,歸來時你若未曾許親,我就再也不會放手!

  “至于那些人,都是旅途相,有些是碰巧為他們治過病,有些是志趣相投,歸來前我曾跟他們說,我要回去…娶一個姑娘!

  最后一句話聲音極低,幾乎是含在里不曾出,然而襄荷依舊聽得清清楚楚。

  她的臉頰忽然不那么發燙了,只覺得通身升起一陣暖,裹地她全身暖洋洋的,像在曬太陽一樣,又像是被水波承載著,悠悠晃動,晃得她幾乎想一直這么下去,直到地老天荒。

  她忽然靠近他,將額頭抵著他的額頭,閉著眼睛問道:“那…你有沒有想過,等你回來,我已經許了別人,甚至已經嫁了別人,你要怎么辦?你準備的嫁衣…又想送給誰?”最后一句,赫然帶著酸味。

  謝蘭衣雙眸一笑,伸出手臂,將她緊緊地鎖在懷里,深深地呼吸著她身上香甜的氣味。

  “可是你沒有!

  “我是說如果!”

  “如果啊…那我就遠遠看著你,將為你準備的嫁衣鎖住,若你過得好,那就一直鎖著,若過得不好,我就…”他忽地靠近,捉住了她微微翹起的上,咬住。

  “把你搶過來!蹦:磺宓穆曇魪舌中。

  “襄荷,我這一生,最幸運的便是遇上你!

  襄荷閉上眼,感受著他忽然靠近的氣息,再也沒有反抗的|望。

  “還有問題么?”他輕笑著問道。

  襄荷咬了他一口。

  大紅輕紗幔帳撒了下來,掩住了男子低低的笑聲。

  夜還漫長。

  ━━━━━━━━━━━━━━━━━━━━━━━━━━━

  本圖書由(lin)為您整理制作

  作品僅供讀者預覽,請在下載24小時內刪除,不得用作商業用途;

  ━━━━━━━━━━━━━━━━━━━━━━━━━━━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蒔花記   下一章 ( 沒有了 )
重生末日游戲雪姨很忙狼后毒辣特工王妃農家小女,嫁穿成師徒戀的窈窕世無雙傾城國醫六零穿書生活女主跟反派跑何為賢妻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溫涼盞最新創作的免費架空小說《蒔花記》第4章 .03 (8)及蒔花記最新章節第4章 .03 (8)在線閱讀,《蒔花記(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蒔花記的免費架空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www.1576832.live)
幸运365开奖网站 股票如何买短线 今日股票大盘上证指 股票利好消息最新公 城投控股股票 股票配资门户名yu.简配资 股票数据怎么看 360股票行情 股票直播平台排名 融资融券标的股票 股票论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