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風流》第三十章全書完及《霸王風流》最新章節在線閱讀
八仙小說網
八仙小說網 玄幻小說 武俠小說 仙俠小說 都市小說 言情小說 校園小說 歷史小說 軍事小說 網游小說 競技小說 穿越小說 重生小說 官場小說 架空小說
小說排行榜 耽美小說 科幻小說 靈異小說 推理小說 同人小說 經典名著 鄉村小說 短篇文學 綜合其它 熱門小說 總裁小說 重返洪荒 官道無疆 全本小說
九星天辰訣 雄霸蠻荒 蒼穹龍騎 主宰之王 女人如煙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惡之城 孽亂村醫 絕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紅顏
八仙小說網 > 武俠小說 > 霸王風流  作者:松柏生 書號:49200  時間:2020/1/1  字數:12566 
上一章   第三十章 全書完    下一章 ( 沒有了 )
  大相國寺的大銅鐘鳴放了。

  一百二十個大小和尚,一齊擠跪在大相國寺的后殿上面,團團的圍在巨柱盤龍的四周。那仰視于半空中的巨龍,一爪上揚,另一爪下,雙目用黃綾覆蓋著。之后,至善和至仁各托一個龍睛,騰身而起三丈有余,二人雙臂互攀在高處。于是黃綾被拉開了。

  就在這時,大殿上至空大師率領眾僧開始念著大悲經文,一殿的嗡嗡之聲。外面的鐘聲更嘹亮了。夜空中,幾乎整個汴粱城都聽得到。

  巨柱上面的龍頭又現出來了。所有的眾僧仰著頭,至善和至仁已將龍珠用力嵌進空的目眶中,剎時一片光芒夾著溜溜極光暴出來。

  那真是令眾僧騰的一刻,念經之聲更加嘹亮了。

  艾慈跌坐在方丈室不開口。勞克卻在同楊剛低聲地說什么。半晌,楊剛才把話說完。勞克笑道:“果然不出所料,你們遇上勾家的人,嗯!干得好!

  楊剛道:“你早料到了?”

  勞克笑笑道:“也可以說是我的安排!

  不料,艾慈竟然冷冷地道:“你的餿主意,令我白白干了一場,半紋銀子也沒有撈到呢!”

  勞克道:“別撈銀子了,我們能把敵人兵力分散掉,已經等于撈到大把銀子了!

  艾慈一瞪眼,道:“怎么說?”

  勞克道:“你怎么又不機靈了?把敵人兵力分散,然后各個擊破,如果他們一齊來,說不定我們吃大虧,萬一死了人,你那么多娃兒叫誰養?”

  艾慈一拍大腿,道:“真有你的!

  大相國寺的鐘聲不響了。這時候從外表看,寺內一片沉寂,所有的和尚,大部分懷著興奮的心情入睡了。透著禪室窗子,艾慈引頸伸頭望出去,不由自語,道:“乖乖!莫非那些人兒來了?”

  一旁的勞克一楞,一口便吹熄了房中的油燈。于是三個人自窗眼望出去。

  楊剛只瞥了一下,便低聲冷笑,道:“二位,趕快抄家伙吧!”

  艾慈道:“走,咱們先上去再說!

  真快,拉開門,三個人便溜上正殿外的三尺高大臺階上并肩站在一起。他們個個昂。

  勞克雙目直視墻上翻落下來的幾條人影兒,冷冷地喝道:“各位的消息還真夠靈通.也夠快的!

  楊剛也冷冷地說道:“而且選的時候也非常適當,不論是偷還是搶,也只有這個時辰是最好下手的!

  低沉地吃吃笑,丁百年一身短扎跨步走了上來。他振一振手中劍,道:“老偷兒,你真不是東西,一太早就把勾崔兩方面人馬騙開這汴粱城,你不只是三雙手,更是個大騙子!

  勞克呵呵笑,說道:“紙上明明寫著騙他不是人,本來是他們根本就不是人,你怪誰?”他一頓又道:“要說你丁大堡主應該謝謝我才是!倍“倌瓿谅暤溃骸爸x你?”

  勞克笑嘻嘻地道:“因為龍珠只有一對,試問,若是他們兩家也一起來,龍珠到手你該怎么分?”

  丁百年嘿嘿笑,道:“他們不要龍珠,他們只要那小子的命!彼焓种钢。

  楊剛則嘿然冷笑道:“丁百年,八方鏢局一向對飛龍堡不簿,而且又答應按你定的利潤分成,黑道上的規矩再怎么歪也歪不出一個理字來,想不到你們了成得了好處,還要中途截我的鏢,當場拆。你可曾想到過,拆鏢就是拆我的鏢局的招牌,今大家照上面,姓丁的,你得給楊某一個令人心悅誠服的待!

  丁百年嘿嘿一陣笑。

  剎時,他的人馬全都來了。丁百年嘿嘿笑道:“楊剛老兒,休待在那兒自以為是理直氣壯的指天罵地,一味的詆大爺不是,當然,我沒有把東西留下來,已經是給了你足夠的面子了,你應該感恩圖報才是。上回還帶子兩個和尚找上我飛龍堡,兩件寶貝都已到相國寺,說來說去都是你小子背后出的饅主意,你能說你不該死?”

  楊剛悲狀地斷吼道:“住口,你真的以為你就是當今道上的領袖人物了?哦呸!狗!你是什么東西,你只不過養了幾個殺手為你效命,橫行在山野小鎮上而已,你老兒就狂傲得不知道自己是老幾子,你砸了人家的招牌,斷了別人的生計,竟說別人該死,你這老兒真是太狂傲了!

  楊剛抬手指著丁百年身后的石魁,道:“石魁,想不到你自甘墮落,投靠飛龍堡,我真為你可惜!”

  石魁頭兒一仰,道:“石某總得要找碗飯吃吧,再說人各有志,不能相強,丁堡主出手就是四千兩銀,石某干副總鏢頭,那得干上多少年,總鏢頭,人都是為銀子拚命,你多包函了!

  楊剛掄動金背刀,道:“石魁,一個人的志節,不是用銀子可以買到的!

  石魁嘿嘿笑道:“冠冕堂皇的話誰都會說,那當不了,也無法充饑,總鏢頭,你就省省勁吧!”

  緩緩地,丁百年身后走出兩個白發蒼蒼的老人。細看之下,正是“閻王舅”米長風夫婦。

  “誰是‘黑桃愛司’呀?”

  聲音低沉而有力,不象風燭殘年老人開的口。

  艾慈微微笑,道:“二位老仙翁,有什么指教?”

  米長風在臺階上走上兩步看,不由點點頭,道:“這娃兒透著一臉的機靈樣,比天剛那個挑吃撿喝的兒子中著多了!

  米大娘道:“你是說殺了這小子有些可惜?”

  她頓了好一會,抬起了頭看了米長風一眼,又道:“老頭兒,別忘了,咱們趕來汴梁是干什么的!

  米長風點點頭,說道:“我不會忘記的,咱們是來這兒提他的腦袋瓜回寶山去的,怎么會忘呢!”

  艾慈聳聳肩,笑嘻嘻地道:“我的兩位老壽星.怕已過了八十大關吧?”

  米長風糾正道:“八十五了,孩子!

  艾慈笑笑道:“八十五的歲月有多悠久,能夠活上這么大一把可真下容易,小子佩服之余還透著一股的羨慕,因為二位活得老變成小,老天若再把二位退層皮,那就更年輕了!

  米大娘沉聲道:“小子怎么說話?”

  艾慈道:“我的米大祖,你們老皺皮下包的是一顆童子心,外干中強,人若活過了八十,死也是閻王座上的嘉賓,單就二老火氣盛,雄心高,兩手似乎仍想沾血腥,就令人吃一驚!

  嘿然—聲笑,米長風道:“二十五年未曾走出大門,江湖上真的烏煙瘴氣,七八槽,這種局面,是需要我老人家出來大力的整治了!

  艾慈道:“江湖上牛鬼蛇神俱成了,既然二老拍出面,可好,那就烏過門檻——且看二老這一翻(番)!

  米長風拐杖沉重地一頓,道:“小害人,老夫先拿你開刀,你可知罪?”

  艾慈大感滑稽,也覺得實在好笑,說道:“老祖宗,你說在下敝人小子我,是個小小的害人?”

  米長風怒此道:“你還不承認?你抄了我侄兒熊天剛的家,殺了他父子兩個人,招搖撞騙,道上那個不恨你入骨?如今,你在老夫的面前,不但不認罪反倒嘻皮笑臉,振振有詞,歪理原本不值錢,竟被你說的有三兩三,心狠手辣之外又滑成,如你這種陰險小人,留在世上,還不知要有多少人受你的禍害,遭你的毒手,你想我老人家今晚會放過你嗎?”

  艾慈也火大了。他頭一偏,雙手叉在上,道:“呵呵!原來你是替熊天剛那個吃不吐骨頭的人來報仇的呀!小子倒是要問問,寶山城中五十多個可憐的姑娘在他開的怡紅院為他嫌大把銀子,他還不足,自己還在關洛道上干獨行盜,殺人強貨,難道你這侄兒也該活得同你一樣高壽?”

  艾慈無奈地又道:“二位老仙翁,象我艾慈,只不趕在他們的身上那么一點點的油水而已,原也沒有打算要他的命,可是他們堅持一定要切我身上的,挖我的心肝,我這么的年輕,誰想死,便也只有卯足勁干上了!

  米長風沉聲叱道:“小子,年紀輕輕便是個害人,你若活到八十整,那得死多少人呀,所以你別活了!

  艾慈怒目相對道:“你二人才真是活膩了,說了半天,口沫飛天,一心還是要我的小命,我一路尊賢敬老,你這兩個老不死的拿我當小,你們別以為不得了,干脆,大伙豁上干吧!”

  突然,大殿的一角黑呼呼的跳出一群光頭和尚來。仔細的數一數,總有三四十個。每個和尚手持齊眉,一下子把場中的人圍了起來。

  “阿彌陀佛!”

  只見,至空率領著大相國寺兩位大護法師至仁、至善,大步地走出殿來。

  至空雙掌合什,道:“米老施主別來無羔?”

  米長風舉首看過去,冷冷地道:“至空,你還沒有死?”

  至空笑道:“米施主真會說笑話,論年紀,米施主比老衲大上七八歲,排隊也還輪不到老衲呀!”

  他頓了頓,又道:“為了息事寧人,莫過于各位施土立刻離開大相國寺!

  丁百年道:“不難,只要出一對龍珠來!

  至空冷冷地道:“龍珠乃是佛門之物,經過了這次奔波,業已重歸龍體,怎好再取下施主呢!”

  丁百年嘿嘿笑道:“佛門之物又怎么樣?丁某并非在乎龍珠本身的價值,但不能放棄武功秘訣,老和尚,你應該明白,將絕世武功秘訣留在龍珠之內,那是對大家及武林都沒有好處的!

  至空道:“以訛傳訛,丁施主上當了!

  丁百年嘿嘿冷笑道:“單憑你這一句話,就想動搖了丁某人的奪寶心意,嘿嘿!沒那么簡單!

  至空一怔,道:“看樣子你是志在必得了?”丁百年道:“包括那尊羅漢藍寶石在內!

  勞克忽然笑道:“強取毫奪,打家劫舍,只有一個想法,你的是我的,我的當然還是我的,誰苦口說個‘不’字,一刀就叫他去見閻王,到時免不了干一場,那就動手吧!

  米長風的拐杖一陣搗,地上的方磚碎了好幾塊,他手指艾慈,道:“小子,你是第一個,下來受死吧!”

  艾慈道:“老狗,你走下道來吧!”

  老祖宗一下子變成了老狗,氣得米長風一哆嗦,他重重地說道:“小子,我可有言在先,一出手,我們就是老夫老杖,非把你搗爛搗碎不可!

  勞克也笑笑道:“這下子可好了,江湖上誰都知道小子和我是焦不離盂,孟不離焦,你們來個一對夫擋,正好碰上了我們的合伙擋,二對二誰也不會感覺到吃虧,來吧!干吧!”

  米大娘叱道:“別窮磨了,你們二人,我們夫倆,你們千軍萬馬,我們乃是夫倆,你們二人就出手吧!”

  米長風嘿嘿地笑道:“好!好!好!快人快語,又有自知之明,我老人家也決心給你們一個痛快!

  “阿彌陀佛!”

  至空說道:“各位施主一定要在這大相國寺里血五步,橫尸當場,造成各人終身遺憾的事不成?”

  米長風—甩衣袖,冷冷地道:“至空禿驢,你既然不愿割愛寶物,又不愿見我老人家提走這小子的人頭,盡在那兒放,管鳥用!

  他—甩手,叱道:“退一邊去,我老人家已經等不及殺人了!

  丁百年見米長風要打頭陣,又是勁敵艾慈,心中自然就高興了。當下對自己率來的殺手,道:“大家朝后退一點,看米老夫婦先將那不知死活的小子給收拾下來!

  勞克也動了。他沉聲地對艾慈道:“有道是,回鍋的油條特別香,小子,今晚就來領路一下這種香的滋味吧!”

  艾慈道:“別管什么香不香,小子見大叔這種為我兩肋刀之舉,衷心的感動得想哭了!

  米長風然大怒,未等艾慈站定,便快如附體的游魂一般,灰影的晃中已經罩上了艾慈。只見他手中的鋼拐只一點,便是一頓敲、砸、搗、撞、碰、打,一抬二十一式,立刻把艾慈圈在他的杖影中。利刀幻化團團堅實的刃芒,刀背盡在打上來的鋼拐上撥、擋,發出了叮叮當當打鐵聲,碎芒便也象五月花炮似的爆開來。

  艾慈聚會神的使出一溜刀法來。不過.這一回他一反常態,守的多,攻的卻少。原來,他在琢磨著,如何幾個——

  勞克兜上了米大娘。

  勞克憑著一雙掌干,偶面發出了一聲悶哼來,就是沒有艾慈這一邊那么的熱鬧、刺。

  勞克并不求勝,當然也不會敗。他只是把米大娘斗得發火了,再把她和米長風二人之間的距離拉開來,也免得這兩個老家伙來個大結合。

  勞克硬是拆散這一對老鴛鴦,得米大娘和丈夫各自為“政”互不相干,要相應更是不能。

  米長風一輪搶攻之后,艾慈未被退半步,老臉上真的有些掛不住了。不怒吼一聲。只見他身隨杖轉,杖影虛幻,就在一路變化多端中,夾著一股揮厚力道,凌厲至極的又是一掄狠打。

  從外面看來,那杖影銜接得密密層疊,有如一排排海上長,聲勢不但驚人而且又兇猛萬分。艾慈本來不退讓,他要硬打硬拼的。但,當他發覺敵人這種猛老辣兼而有之的打法,招招實實在在沉隱兇狠,比之一般的花拳繡腿,可中用多了,也實在多了。

  于是,艾慈陡然彈起三丈高,利刀便也撒出了一片極光閃,自米長風的頭頂飛掠過去,聲勢駭人。

  米長風乃是識貨行家,大吼了一聲,一拐刺向上空,身隨艾慈去向,橫跨一大步,好象只等艾慈落下來,便要搗他個措手不及了。然而艾慈卻在電光石火中,己覷準敵人企圖,不等敵人站穩腳步,便已下身子,從敵人左側落下來。

  米長風嘿嘿一聲杖后打,左腳后,連打帶躲,盡是恰到好處,不偏不歪的最好佳作。

  不料,艾慈就好象是米長風肚里的蛔蟲一樣,他捏拿住米長風的意念,就等于拉住了敵人的小辮子一樣。

  就在米長風一拐打空,他卻使了個空翻,又自敵人頭上翻過去,利刀便也在此時平削而帶起一蓬血雨。

  他在躲閃中刺殺敵人,用的正是刀譜上最難的那招“普渡眾生”

  血自米長風的右臂出,老家伙的血還真不少,灑子一地。

  一聲破空凄厲大叫,米長風雙手緊抓拐杖東搖西晃,就是不愿倒下去。

  在此同時,和勞克拼命的米大娘卻仍然對空手搏斗的勞克沒有辦法。

  勞克就是用他那傲視江湖的“八步游魂”盡在米大娘的四周悠悠,幾乎得老太婆眼花了。

  米大娘聞得丈夫的叫,收起拐杖便撲向艾慈,不料勞克借機在她身側一晃,鐵拐已落入勞克手中。

  米大娘火大了。她尖叫著一飛沖天。一個筋斗到了丈夫身邊,正好扶住了搖搖墜的米長風。她的雙手一托,米長風已歪在她懷里。米長風已暈過去了。米大娘一把抱住米長風,也不管丈夫正在血,頭也不回越過人群,翻過了寺墻,轉眼之間不見了。

  和尚們不會出手攔,就是艾慈也不會出手的。

  誰也看得出來米長風傷的真不輕,以后是死是活,難下定論,不過米大娘對她大妹子已經有待了。

  丁百年本是指望著米長風一舉砍倒艾慈的。

  剛剛開始的時候,米長風的架式還真叫丁百年“魔心大悅”卻不料老一輩的玩意兒久藏生銹,不太靈光了。

  二十來個回,便已血光崩現了。

  勞克手上抓住米大娘的拐杖,本想擲還給米大娘,但見米大娘抱起米長風越墻而去,心中便生起了無限的感觸來。

  丁百年這時候才看到勞克的真面目。他重重地道:“老偷兒,本堡主看走眼了,想不到你還真深藏不,天山八步游魂,你是在哪兒偷學來的?”

  勞克呵呵笑道:“丁大堡主,什么是八步游魂?你別逗趣了,老愉兒只是用上七手八腳看家本領而已,認真說來,在咱們偷字界中,能使出七手八腳、也算是尖而尖的高手,如此而已,如果真刀真,那得看我的小伙計‘黑桃愛司’的了!

  但丁百年的心里已經很明白了,勞克的武功可是不比那黑桃愛司小子差,也許他比那小子更難對付。

  只聽,丁百年冷冷哼道:“不管什么八步游魂,什么七手八腳,今夜總得拚出個結果來,拋開生死榮辱,何妨來一次玉石俱焚!

  楊剛厲聲道:“丁百年,少在那兒慷慨昂,咱們先算一算拆鏢的舊帳吧!”

  丁百年嘿嘿冷笑道:“楊剛,老夫看你是在為和尚們包攬是非了,也罷,老夫就成全你!

  他回頭對賀天鵬和于上云道:“你二人進寺奪取龍珠,卜總管、齊副總管力阻老偷兒和艾慈那小子,石魁抵擋眾和尚,如有阻擋,格殺勿論!

  他一口氣將任務分配完,便揮劍指向楊剛。劍身發出“嗡嗡”之聲。只見三朵劍花品字形指向楊剛前主大要。

  楊剛金背刀進出一片金芒,刀背刀刃替上下翻轉,一溜的演出推、搗、、撥。轉眼間,刀身已十八翻,硬生生將丁百年的三招十八式阻于一層層的金光之外。

  兩個人上手,立刻盡展所學,深厚的武功,加上搏擊的經驗,而使得二人在一時間難分勝負。

  賀天鵬和于上云揮動兵刃往寺內殺,至善和至仁也了上去,力阻其攻勢,四個人就在臺階上狠干起來。

  卜在冬和齊中岳二人打橫攔住了艾慈和勞克二人,卻并未立刻出手。

  勞克呵呵笑道:“這是在打群架,投意思,沒意思,你小子一人去玩吧,我陪大和尚喝茶去!

  艾慈伸手讓,道:“大叔請,怒不送!

  勞克沖著虎目圓眼的卜在冬咧嘴笑,緩步走向臺階上,徑直來到至空面前,道:“大和尚,喝茶去吧!”

  “勞施主請!”

  這二人正往大殿內走。

  賀天鵬暴喝一聲:“哪里走!”他五指似爪,出掌如風,好象是他的絕括“撕破天”

  他本來正和至仁手,才不過五招,發覺勞克和至空要往寺內走,唯恐二人去隱藏龍珠,硬是拋下至仁,便撲過來。

  賀天鵬的右刀劈左手抓,眼看就要擊中至空,卻不料至空雙肩一垂,并不當一回事,仍然舉步往前走。

  就在這時侯。勞克斜身出掌互前伸,宛如老鴨振翅水面走一般,那么巧妙的擦著賀天鵬的身邊閃過。

  賀天鵬幾乎已經得手了。但突然右腕一麻,砍刀“當!”一聲跌落地上,接著便是右腿彎一屈,人已匍匐在地上了。

  看去就象是跪在至空面前似的,一時間站不起來了。

  突然,四把飛刀進過來。正向勞克落腳的地方。

  四把飛刀實在快,也出于勞克想象外,等他發覺,飛刀已至身前不足兩尺遠。

  “叭”一聲,勞克正應了他說的七手八腳.只見他手舞足蹈,身子猛搖,勉強躲過了飛刀,但雙掌已滴血不已。

  勞克對雙手的保護,比對任何部位都要小心,如今拍落四把飛刀而使雙手滴血,真是心痛不已。不由高聲對艾慈大吼,道:“小子,你在搞什么明堂?吃冤枉糧呀!”

  艾慈當然知道大叔在吼他,只是當“飛刀手”齊中岳的飛刀出手以后,他才看到,因為齊中岳是躲在卜在冬身后發刀,他未看到。

  艾慈發現大叔的手在滴血,不由大怒,早按不住心頭火起,怒叱道:“佛渡有緣人,老子專殺黑心的,我說兒,拿命來吧!”

  利刀不見閃耀。直向敵人的大砍刀點過去。

  卜在冬的大砍刀一圈疾砍,而齊中岳的四把飛刀也抖然出手了,他的人也跟著翻向艾慈的后面,就在他尚未落地前,又是兩把飛刀出手,好象要把艾慈成個馬蜂窩了。

  艾慈的身子前面,利刀不見閃耀,那只是招,使卜在冬的大砍刀走位,也同時引齊中岳的身形暴,然后他才對推敵人的去路再下殺手。

  果然卜在冬的砍刀上,而齊中岳已將兩飛刀打出。

  艾慈使了一招云里翻、人自卜在冬的右上方掠過,落地半旋,巧妙的又擊落追來的兩把飛刀。于是,雙方只是換了個方向,仍然呈敵對狀態。不過,艾慈可不再等敵人再拔出飛刀,一聲虎吼,直如天外流星,攻勢之快無以倫比,那種架式,果然氣勢如虹可沒河山。

  只見他的利刀撒出一片光,那幾手追回逝去時光般刀藝就在他龍虎嘯暴喝中,突然“噗嗤”之聲連著響。接著血花四濺。

  三個拚斗的人,宛似成子要好哥們似的,竟一下子的聚擾在一塊兒了。

  三個人都是彎直瞪眼,眼的樣子。

  艾慈的利刀擔在手上幾乎握不穩了。

  他的刀尖夠快,刺在卜在冬的肚皮又疾刺人齊中岳的上。但他以為人的肚皮被刺破應該不會出刀了,然而卜在冬就在肚皮被刺的剎那,揮動子砍刀。

  艾慈未躲過卜在冬的砍刀的最后一擊。

  他應該躲得過的,如果他不在最后的一刻貪攻,如果他殺了卜在冬以后速閃,他絕對不會挨上冤枉的一刀。而卜在冬在利刀入腹的瞬間,狠命的一刀刺向艾慈的心窩。

  艾慈總算眼疾手快,他猛一偏上身,砍刀劃過前腳,帶起一道血。而砍刀微彎刀尖便已穿他的左臂。

  卜在冬的眼也直了。他再也沒有力氣去刺第二刀,他甚至連拔刀的力氣也沒有了,只一個勁的張著大嘴巴。

  另一面,齊中岳也卯上了。他不打算再有活命的機會,他在腔被利刀刺進去的剎那,一把飛刀已不及出手而狠狠的刺向艾慈的肩頭。

  那只是一杷三寸飛刀,如果是匕首,艾慈也完了。

  半旋身,艾慈閃退三大步,他看著兩個敵人往地上倒下去,他的面色木然。

  立刻,就見幾個大和尚撲上來抱住他,急急的把他抱進大殿中。

  一路上,艾慈的鮮血往下滴。他毫無反應,也沒有表示。因為他十分清楚,殺人的也準備被人殺,打人的也免不了被人打,這就是江湖上的平常事。

  這時候,在臺階上拚殺的于上云,已被至善和至仁搶攻合擊,殺得披頭散發。

  他和賀天鵬根本走不出大殿的門。

  如今賀天鵬仍然跪在地上起不來,干瞪著一雙豹眼。

  而于上云也已經強弩之末,就在他的長劍平掃出一招“野戰八方”想退敵人的時侯,不料至仁的佛珠已穿過劍幕絞上劍身。

  至仁手腕猛抖,至善更不怠慢,施出一招“鎖五龍”也把佛珠繞上敵人劍身。

  兩串佛珠用力收,便聞得“咔”一聲響,于上云劍斷了,就是右手捏劍的地方也隱隱發出斷骨聲。

  他的劍落了,右腕也垂下難以上提。

  于上云粉面一寒,強忍著徹骨錐心的疼痛,立刻雙足暴抬,連環踢出,卻又被至仁佛珠疾繞,抖手奮力一送,就被掉出三丈外的臺階下。

  那地方正是丁百年和楊剛二人搏殺的地方。

  那楊剛和丁百年一掄對殺,二人早巳成了血人。但丁百年似稍占了上風,因為楊剛本是以雙手捏刀,猛攻猛劈。如今已是右臂下垂,血染衣衫,全仗右手掄刀抵抗,而丁百年不時地冷笑,肩頭淌血只是被楊剛削去一點皮,并不影響他的搏斗。

  但就在于上云被掉到丁百年足前,石魁一個箭步跳到了丁百年身邊,急切地道:“堡主快進去奪取龍珠,姓楊的由我對付!

  丁百年回顧望向臺階上,正感一怔之時,突然,長髯抖動,身子前傾“哇”一聲,吐出一口鮮血。他暴伸左手,一指石魁,道:“你…你…”“咚!”丁百年倒在磚地上,他雙目暴睜,惘,死不瞑目。

  楊剛余怒未息,一腳蹋在于上云的頭頂上,就象蹋一個燜西瓜,只是西爪里是紅色的,于上云的頭殼里出的是白的。

  于上云叫也并未叫出口,就死在丁百年身邊,好象是伴隨他主子同赴曹地府了。

  丁百年的身子被推向仰面,口上只見一支刀柄,那是石魁刺進去的。

  出刀疾閃,但丁百年連追殺石魁的機會也沒有了。

  結局是凄慘的。有時侯凄慘的結局未免不是一種重新自我。因為既然凄慘的結局無可避免,那就去面對凄慘,去闖破難關,為未來再重訂新生。

  江湖生涯本就是你爭我奪,其結果就是一種無奈。

  “飛天蜈蚣”丁百年不一定要那—對龍珠,他要的是一口霸氣。如果他能將龍珠鑲在他大廳中巨柱的龍目上,那就表示他有力量領袖武林,就好象他把那尊三尺高的羅漢藍寶石明擺在大廳上炫耀一樣。

  丁百年就以為自己高人一等,所以他明敞著來到大相國寺豪奪。

  他要在血腥中追求榮耀,只可惜他太把自己的力量估高了。

  天亮了。

  從大相國寺里緩緩地馳出一輛篷車,車門前坐個虬髯大漢,他一手挽韁,一手掛吊在脖子上。這個人還傷的不輕。

  再看看那輛馬車,前后車簾用繩子串連著,密密的看不著車內是什么。

  篷車馳出南門往西了。西方正是赤鎮。然而西方也被人稱之為“極樂世界”因為篷車內放了四具尸體,而四具尸體也正是飛龍堡堡主丁百年,飛龍堡的兩位總管卜在冬和齊中岳,以及飛龍堡殺手于上云。

  車前坐的是賀天鵬。淚眼汪汪,他那來時不可一世的威猛樣,便也隨著轆轆遠去的車聲消失在一片黃的原野中了。

  這一回艾慈可傷得真不輕。

  卜在冬的砍刀比剃頭刀還要鋒利,左上的半尺刀口,三肋骨也出來了,翻卷的血紅嘟嘟的,令人看子起皮疙瘩。

  左臂貫穿的一刀,還不知大筋斷了投有,而肩頭上的那把飛刀,還好未進肩窩里,全被肩胛骨承受住了,這也算不幸中的萬幸子。

  就算他萬幸,但也會在睡夢中痛醒過來。

  三天后,楊剛和石魁回轉的時候,曾到艾慈前辭行。

  只見艾慧在發高燒,只是把頭轉向楊剛和石魁二人,目去幾下無神的大眼睛而已。

  自從艾慈重傷后,真可憐了紅心老克。勞克坐在艾慈的前,他雙目紅腫,布了血絲,那可不是哭紅的,他已兩個夜未合眼了。他還真怕艾慈棄他而去。萬一如此,他怎好向王家姐妹待?

  至空甚懂醫理,低聲地對勞克道:“兩天來未有任何變化,就等熱一退去,艾小施主就會好多了!

  他一頓又道:“小施主身子骨硬實,不出一月,會重新奔弛于江湖上了!

  勞克面無表情道:“他小子如果撒手西去極樂,丟下那么三兩處爛攤子,那可怎么得了!

  至空笑道:“小施主菩薩的心腸,我佛必然保佑,勞施主盡管放心,倒是你雙手的刀傷,也該換藥了!

  勞克雙手著巾,但心痛比手痛更為厲害,他哪想得到大相國寺一場拚斗,他和艾慈雙雙掛彩,這要是勾崔一家也在,那還了得。

  不過,他想到經這一戰,關洛道上將會太平許多年了。

  他想著想著也笑了起來。

  果然,第三天艾慈的高燒退了。

  他開始竭著老山人參湯,吃著至空為他配的藥。

  最高興的還是勞克,因為他有許多話要對艾慈說,也有許多事情等著二人合作呢!

  艾慈有點兒想家了。他想著寶山城住的兩個嬌。兩個嬌都比他大,可是老婆大幾歲,丈夫當寶貝,如果他回去養傷,王家姐妹一定侍侯得比這兒的和尚舒服得多,傷也好得快多了。

  秋升天。天空蔚藍。微弱西風下,偶而掀起地上落葉滾滾。

  人心也在滾動,艾慈新婚不久,在重傷之后最想家。

  他也想山中兩處寺廟中的娃兒們,多少天末去看他們了,娃兒們定在翹首盼望了。

  勞克在馬上無表情地道:“小子,如果我是你,寧愿先回赤,先在小三船上養好身子再回去!

  “為什么?”

  “你看你這一身傷痕累累,元氣大傷而且還了不少的血,成了個空架子,怎能經得住那火鳥燃燒呀!”

  艾慈拍拍口袋,笑道:“你不知道,至空大師送小子靈符一道,我什么也不怕!

  兩個人又開始笑話逗趣了。

  艾慈還來了一段梆子陡,叫勞克笑歪了嘴。

  二人終于回到了寶山城。

  當二人緩緩騎馬來到寶山城南門墻邊的王家飯店前,發現老岳父正和別人坐在桌邊話家常。

  一見艾慈變了個人似的那么的干瘦面黃,王老頭還真大吃一驚,他重重地道:“大伙正盼你回來過中秋節呢!”

  王家姐妹聽了忙從店里走出來。

  一看艾慈模樣,王小倩鼻子一酸,道:“你是怎么變成了這樣子了?”

  她的淚水真快,一下子便兩腮。

  勞克道:“這一回他傷的不輕,我把他送回來,一定看牢他,別叫他再往外面玩命了!

  艾慈哪能安得住心呢?

  他還有那么多娃兒在等著他呢!

  就在兩個嬌細心的規勸下,過了中秋,人已好得就象個沒事人似的,什么火鳥的,狗。

  不過,他還是被兩個大拖住不放,直到又過了一個月,他們才往大山里奔去。

  這一回,連上心庵的女娃兒們也知道勞爺爺和艾大哥一齊來了。

  遙望著附近層巒疊峰,澗谷幽泉,風光黛波,松杉遮天,山禽脆鳴,王氏姐妹依偎著艾慈,看著美麗的風光,直如天上人間,就是神仙般的生活也不過如此。

  艾慈懷愜意,左擁右抱笑瞇瞇的。

  突然——

  附近傳來勞克的聲音,道:“小子,我老人家先走了!

  艾慈猛一怔,道:“大叔要走?”

  勞克道:“老克不想叫艾慈吃掉,所以我要走了!

  艾慈笑道:“什么意思?”

  勞克道:“五五分帳我也覺得吃虧呀!”

  艾慈已知道勞克的銀子也花在這兩個寺廟里,使高聲道:“若不五五分帳,你要怎么分?”

  勞克的聲音微微傳來,道:“我獨!

  艾慈立刻明白,獨就是不分,銀子自己去,又何必再分?

  他立刻大聲道:“大叔,就依你的,三兩天我去赤三道彎找你,等著我喲!”

  沒有回音。

  但艾慈心中明白,勞大叔一定是趕回調教小三去了。

 。ㄈ珪辏 WwW.BaXianXs.CoM
上一章   霸王風流   下一章 ( 沒有了 )
飆哥烈劍情焰馬上游龍劍葩武王血海飛龍大姐頭出馬奶 霸天雷地火棒哥出馬香菇連環炮
八仙小說網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創作的免費武俠小說《霸王風流》第三十章 全書完及霸王風流最新章節第三十章 全書完在線閱讀,《霸王風流(完結)》在線免費全文閱讀,更多好看類似霸王風流的免費武俠小說,請關注八仙小說網(www.1576832.live)
幸运365开奖网站